精彩小说

第四十六章 鸡血石方章 (2)

小小羽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六章 鸡血石方章(2)

    “三十万,你看清楚了,这枚方章四面的血色都在70以上,足以媲美大红袍,你是想在这捡漏吗?”

    李阳还没说话,吴晓莉首先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李阳认出这是鸡血石来,但对价格并不是特别的了解,安氏珠宝在明阳没有鸡血石的业务,能了解鸡血石还纯粹是他最近孜孜不倦学习的成果。

    “这位小姐说的没错,三十万实在太低了,这枚方章拿到拍卖会上恐怕能拍到百万以上!”

    先前说出鸡血石来历的那中年人笑了笑,李阳则是愣在了那里。

    在之前,李阳发现这鸡血石的时候也没想过它会这么值钱,当时李阳只感觉这块鸡血石不错,价值上也只猜到十来万,鸡血石毕竟不是李阳特别了解的东西。

    刚才那人出到三十万的时候李阳就很吃惊,吴晓莉和眼前这中年人的话更让他吃惊,这一小小的石头,居然比翡翠价值还要高,李阳上次卖给王浩民的那一小块老坑冰种也就比这个大那么一点。

    “你也说了,那是拍卖价,实际上卖不了那么多!”

    先前出三十万的那个人很不服气的分辨道,他出价三十万确实有着想捡漏的心,若不是这里这么多人,那块鸡血石又被叫出了来历,他恐怕只会出三万块钱。

    “年轻人,你这块方章让给我如何,我给你七十万!”

    中年人没理会那想捡漏的家伙,一下子把价钱就提升到了七十万,微笑看着李阳。

    吴晓莉和李灿都不说话了,七十万的价格不能说高,但绝对不算低,这枚方章总体来说就是太小,若是能大一些,那价格就绝对在百万以上。

    这样一枚方章,放在拍卖会上或许会拍出百万的价格来,但那是拍卖会,而且只是可能拍到一百万以上。还有,拍卖会不仅会收取高昂的手续费,还要很久才能拿到钱,一般私下交易来说,七十万这个价格正适中。

    李阳看了一眼吴晓莉,摇头笑了笑:“这位先生很对不起,我先前说过了,这个佛像是打算当作寿礼的,既然佛像没了,那只能拿这块方章来做寿礼了!”

    李阳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特别是吴晓莉,这可不是八百块的粗糙佛像,是价值七十万的鸡血石方章,李阳从穿着来看,怎么都不像是那种能一掷千金的富家公子。

    “李阳,这个,这个太贵重了,我外公不能要!”

    吴晓莉有些结巴的说道,不过眼睛中却流露出一股感动,无论李阳是不是真心的,他能这样说就让吴晓莉很开心。

    “年轻人,如果只是想送寿礼的话那很简单,你卖给我,在去买件更适合做寿礼的礼品,如何?”

    中年人也愣了一下,但随即便恢复了神情,微笑看着李阳。

    “真的不好意思,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哪有收回的道理,你说是不是!”

    李阳还是摇头,七十万的寿礼是很贵重,不过李阳随即一想,吴晓莉在他们家的事上帮了不少的忙,特别是学校用地的事,让李家最低减少了上百万的损失,真送这样一份礼物,倒也能说的过去。

    这样一想,更坚定李阳的决心了,本来的一句戏言,现在李阳完全当真,是真的打算当作寿礼送给吴晓莉的外公,更何况,李阳只想着这是他八百块钱买的东西,不去想那是七十万。

    “那这样,我在加十万,八十万,我是真的很喜欢这枚方章,你就让给我好不好!”

    中年人看着李阳,想了下突然说道,周围已经聚集了二三十个人,有人在古玩城买东西意外得到块珍品鸡血石的消息已经快速传开了,一会恐怕聚的人会更多。

    “李阳,你就卖了吧,八十万不低了,你这东西就算送给我外公他也不会要的,实在是太贵重了,你要真想送,一会我们再去挑一件好不好!”

    吴晓莉突然拉住李阳小声的说道,李灿也看着李阳,这样的大漏在古玩城可是好几年都没出现过了,一想到是自己老大弄出来的,李灿就有些激动。

    “晓莉,你在我家的事帮了那么多的忙,说实话,我是真心想谢谢你,这枚方章到底值多少钱暂且不论,它只是我的一点心意,就像刚才它还只是不值钱的佛雕一样!”

    李阳再次摇头,轻声对吴晓莉说道,眼睛中充满了真诚,吴晓莉呆呆的看着李阳,也不说话了。

    “好,说的非常好,小伙子有情有义非常的好,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强人所难,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哪天你改变了主意,或者这枚方章没能当成礼物送出去你给我打电话,价钱还是那个数,八十万!”

    中年人突然点着头说道,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李阳,看李阳的时候眼中丝毫不掩饰他对李阳的赞赏。

    “明阳市凯达集团董事长,郑凯达?”

    李阳看了一眼名片,惊讶的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中年人,李阳还记得,上次在翠玉轩的时候张伟就告诉过他,明阳玉石协会有四个理事,除了顾老,司马林和王浩民外还有一个就是郑凯达。

    郑凯达点了点头,又惋惜的看了一眼李阳手上的那枚方章,这才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郑先生,你认识翠玉轩的张总吗?”李阳急忙叫住郑凯达。

    “翠玉轩,张伟?”郑凯达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李阳。

    “是的!”李阳点点头。

    “当然认识,我们是老朋友了,你是?”郑凯达又转过身走了回来,疑惑的看着李阳。

    “我叫李阳,在翠玉轩的时候听张总提起过你!”

    李阳微笑着说道,他此时已经有九成的把握,眼前这个中年人就是他一直没有见过的,明阳玉石协会最后一名理事,郑凯达。

    “李阳,李阳,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李阳,在青岛三赌两涨,后来又在翠玉轩赌出老坑冰种的李阳!”

    郑凯达眼睛越来越亮,最后大笑着说道,还上前热情的握住李阳的手。

    周围其他的人都糊涂了,特别是吴晓莉,青岛的事他知道,翠玉轩她也知道,还去过几次,可从不知道李阳还在那赌出过老坑冰种。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昨天司马还对我说有机会一定要认识一下,你上次赌出的那块老坑冰种,可给我们明阳玉石协会涨了不少的脸面啊!”

    郑凯达显得很高兴,司马林的确给他提过李阳这个人,而且给李阳很高的评价,当时郑凯达还感觉司马林说的有些夸张,把李阳夸的太好了,现在来看,司马林不仅没夸张,而是说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