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一百零四章 翻身(2)

小小羽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四章翻身(2)

    明阳玉石协会的成员们此时都瞪大了眼睛,能不能翻身就看刘老板这块大赌石了,每个人都希望刘老板能大涨一次。

    刘老板解石,张伟和王浩民在旁边搭手,切割机很快转动了起来,沿着绺痕慢慢向里切割。

    从绺痕下刀是很多人喜欢采用的方法,绺痕最可恶的地方就是破坏赌石里面的翡翠结构,既然有可能是被破坏的,那从这里切割就不会太影响整个翡翠的完整价值,而且如果里面有绿的话,这也是最容易出绿的地方。

    五台解石机都在全力运作着,中心区域最大的就是这刺耳的切石声,好在这些玉石协会成员早都熟悉这种声音,对别人是难以忍受的噪音对他们有些人来说则是动听的音乐。

    “出绿了,出绿了”

    首先大叫的是郑州市一名玉石协会成员,郑州的老邓他们急忙停下泼水,果然,在切开的裂缝里看到那一抹鲜艳的绿。

    从露出的这一点来看,绿色还很正,老邓他们的信心更足了,三个人兴高采烈的各自做着自己的工作,恨不得立即扒开这块赌石把里面的翡翠给掏出来。

    “我们也出绿了”

    南阳的会员突然大喊,南阳切石的几个人也是老邓他们一样立即仔细的观看,果然,他们这块还没完全切开的赌石也露出一丝绿尖。

    五个解石机里面有两个已经出绿看涨,众人的干劲更大了,连张伟他们的信心都慢慢的提了起来。

    刘老板这块可是全赌毛料,而且是正宗的老场口全赌毛料,至少赌性上来说比他们那些半赌毛料要强上一些,说不定里面会出一个很大的冰种,盖过洛阳那快芙蓉种帝王绿,成为今天的玉王冠军。

    当然,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罢了,五个解石机上面赌石的情况李阳已经全部卡门清楚,南阳的赌石最好,这块外表露出部分冰种翡翠的半赌毛料表现出了他的价值。里面是一块很大的冰种,比第一批解出的那块还大,基本上和李阳上次在张伟那解出来的差不多。

    南阳这块冰种差不多价值上千万,那块芙蓉种帝王绿是好,可毕竟是变异翡翠,整块芙蓉种并不全是帝王绿,再价值上就比不过南阳这块冰种了。

    还有郑州老邓他们的赌石,现在高兴的太早了,里面有绿是不错,但表现却不如外表露出的价值。郑州的也是半赌毛料,在开门红活动里面大部分都是半赌毛料,这样的毛料把握更大一些,同样,这样的赌石价格也更高一些。

    老邓这块解出的翡翠,恐怕还让他们收不回本钱

    还有两块,有一块是半赌毛料,另一块是全赌毛料,全赌毛料是开封玉石协会带来的,估计他们认为比不过那芙蓉种帝王绿,就放弃了今天的开门红,留下准备的赌石放到后面去争夺名次。

    不过开封这块全赌毛料表现的倒也不错,里面是干青种,很大,价值也在五十万以上,获得今天的好名次已经没有希望,但毕竟是一块赌涨了的石头。

    至于那一块半赌毛料,则是今天第二块完跨的赌石,赌石就是这样,几家欢喜几家愁,赌石的表现给你再足的信心,不到最后一刻你都不敢说自己稳赢。

    “哗啦”

    完跨的那块赌石是第一个被切开的,这是信阳市玉石协会的赌石,看到赌石切面的表现,所有信阳玉石协会成员的脸色立即拉了下来。

    明阳的众人则投过去同情的眼神,刚才他们刚刚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对信阳人的心情很是能理解。

    第二个被切开的是郑州老邓,他们是第一个见绿的人,不过切开之后这些人都笑不起来了,里面有绿不假,只是表现的太差。

    接下来,开封和南阳的赌石也都切开了,两块都有绿,但开封的表现明显比不过南阳。

    冰种,玉石协会解石现场再次解出了冰种翡翠,加上之前的已经解出了三块冰种翡翠,消息传到外面让那些其他地方赶来的外省玉石协会成员也是异常的惊讶,不愧是最成功的省级玉石协会聚会,他们那里就无法办出这么高质量的活动来。

    南阳会长大笑着慢慢解石,南阳玉石协会的成员脸上也都带着喜色,他们是东道主,历年来综合成绩都是第一,这次聚会前两次活动居然被明阳领了先,这最重要的赌石开门红终于能让他们扳回一局来了。

    “哗啦”

    明阳的大赌石最后一个被切开,而这个时候其他的赌石都已经有快解好的了。

    明阳的众人立即瞪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那赌石的切面,再泼干净之后,众人脸上都带有浓浓的失望。

    有翡翠,但不是特别好的翡翠,今天想获得好成绩根本不可能。

    张伟也很是失望,刘老板虽然带有一丝失望,但并不那么明显,至少这块全赌毛料目前来看还是涨的,他没有赔钱。

    赌石里的翡翠一般,张伟和王浩民解石也没那么高的兴致了,等那块小赌石和其他赌石都解完后,他们才解了一半。

    几个会长商议了一下,决定不在等五组一轮,这一次上四块赌石,至于明阳的那块,让他们先慢慢解吧,反正今天明阳翻身已经基本没有可能。

    剩下的四块赌石表现也很不错,在开门红活动上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能用太差的赌石,这是他们内部的活动同时也代表着所有河南省玉石协会成员的脸面,也有向外界展示河南玉石协会能量的意思。

    明阳的大赌石终于全部解开,张伟和王浩民都兴致不高的回到自己的阵地,刘老板抱着解出的翡翠,脸上看不出喜悦和沮丧,毕竟这块赌石让他赚了点钱,但最终也没能达到大家的期望。

    其他四块差不多都解完了,这轮的四块没有出现冰种和芙蓉种,只有一块表现还算可以的金丝种,不过这轮的四块加上明阳的那块大赌石都没有解跨,差不多都是小涨了一下。

    第五轮,其实已经是各地准备的第二块赌石,基本上从第五轮开始就慢慢不会出现特别好的翡翠,有的话也是个别。

    “司马大哥,郑大哥,我们一起上吧”

    李阳指了指刘刚还抱着的那块赌石,笑着对两人说道,这刘刚也真是的,这块赌石不大但也不轻,干嘛一直抱着。

    “好,我还是相信李老弟的运气”

    郑凯达第一个答应,司马林笑笑没有说话,不过身子却移动到了李阳的身边。

    李阳从刘刚手里接过赌石,三人一起向解石机前走去,此时解石机已经没那么紧张,谁愿意先解都无所谓。除非那些准备了多块好赌石一定想要夺取开门红冠军的人,不过从目前来看,好像还没有哪个市有这种想法。

    明阳又有人站出来了,还是最出名的李阳,其他地市的人只是看看并没有说什么,每年都会有些地市一直不甘心的解石,不过最终能翻身的却几乎没有。

    和明阳一起站出来的还有信阳,信仰解出一块完跨让所有人都大没有面子,信阳人也想捞回一点来,去年他们可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总成绩第五名,今天居然上来就是完跨,怎么都接受不了。

    “司马大哥,这次你来解,我搭下手”

    李阳放好赌石,但并没有自己去解,而是把位置让给了司马林,司马林愣了一下,脸上似乎有些疑惑。

    李阳脸上慢慢绽放出一丝笑容,轻声说道:“我相信司马大哥你一定解出好的翡翠来,我在哪里其实都一样”

    “好,那我来解”

    司马林足足注视了李阳一分钟,最后才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此时明白了李阳的意思,刚才李阳就是搭下手让张伟的翡翠变成了完跨,也让众多其他玉石协会的人不在相信他们,甚至有人怀疑之前李阳的战绩都是他们明阳人故意吹出来的。

    这不是猜测,这是事实,李阳出去买赌石的时候司马林就亲耳听见过有人这么说过。

    李阳回来之后,这种议论少了一些,但还有,估计李阳自己也听到了,所以才做出让司马林主解的决定。

    司马林仔细的分析了赌石,李阳既然把赌石交给了司马林,就不会再去过问,哪怕司马林切石中破坏了翡翠的完整性影响价值也没关系,反正即使影响也影响不了太多。

    过了五分钟,司马林才慎重的在赌石上划了一条线,看着这条线,李阳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司马林这条线不是最佳位置,但对里面的翡翠绝对没什么大的破坏,而且一刀就会切出翡翠,让大家看到里面的真面目。

    信阳人那边也架起了刀,李阳没去观察其他的赌石,现在李阳已经知道,今天在这市场想买到好的赌石很难,如果这块玻璃种还赢不了的话,那证明他们明阳今天是真的没这个运气。

    “嗞嗞”

    切割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明阳的十几个人再次瞪大了眼睛,李阳这块赌石的表现还算可以,虽然他们对李阳不是那么的相信了,但总还有一点的希望,只要有希望,就没人愿意彻底的认输。

    …………………………………………

    有些失望,到现在今天才一张月票,不过小羽还会继续努力,今天最低三更,小羽现在就去码字,争取早一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