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六四章 巅峰对决(2)

小小羽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六四章巅峰对决(2)

    王浩民快速拿起一瓶矿泉水,立即跑了过去,因为李青的大喊,让周围也有不少的人朝着邵玉强那台解石机走了过去。

    “李老弟,你看看这块毛料还有必要继续解吗?”

    司马林已经停了解石机,把李阳拉过来问一问,切成很平均的三块,还没切出翡翠,司马林自己也感觉到希望不大了。

    “司马大哥,你还是休息会吧”

    李阳看了两眼,立即摇头,眼前这块毛料不用特殊能力也能看出里面出翡翠的可能性已经非常的低,继续解只是浪费时间。

    为了保险起见李阳还是利用特殊能力观察了一下,结果和眼睛看的一样,看完那三万多块毛料,李阳单凭眼睛看这些毛料的水平增加了不少,现在还比不过邵玉强,但比司马林他们几个已经强很多了。

    “好,我听你的”

    司马林大手把那三块毛料随意的一扫,三块毛料就落在解石机旁盛放碎石的垃圾箱里,这样的毛料他也没心情继续解下去,直接当垃圾处理掉了。

    解石机暂时空了出来,李阳抬头看看周围,这会的时间基本上没有空着的解石机,这上百台解石机同时运作的场面确实让人很震撼,让每个人都有种血液上升的感觉。

    “涨了啊……”

    远处又有人大吼了一声,喊话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激动,李阳他们现在只能分辨出方向,人太多了,根本看不到是谁解涨了赌石。

    “李老弟,不如你来解吧,老王那家伙我看着玄,他又跑了”

    司马林说了一声,本来解石机他用完是要给王浩民的,结果王浩民自己不争气,跑去看邵玉强解石去了。这解石机又不能空着,不然一会就有人跑来占用,现在解石广场的解石机可没几台空着的了,要解石的人还有不少,绝对不可能闲置太久。

    “好,我来吧”

    李阳站在了解石机前,在这种环境下李阳早就想过过手瘾,也就没和司马林客气。

    下午寄存的毛料还没取出来,现在李阳的身边只有刚拿回来的四块暗标毛料,李阳犹豫了一下,最后随手抓起了一块。

    这是块表现很不错的全赌毛料,里面有一块冰种翡翠,颜色是比较不错的浅水绿,综合表现很不错,肯定是块大涨的料子。

    带上眼镜,架起切割机,李阳找准位置直接下了刀,这块只有毛料有十五六斤的重量,解起来并不麻烦。

    司马林和郑凯达都站在了李阳的身旁,帮着打下手,安文君姐妹俩也靠近了一些,特别是安文萍,最喜欢见的就是李阳解石时候的认真样,百看不厌。

    “嗞嗞”

    刺耳的切割机的声音和周围解石机的声音混合在了一起,组成一曲解石交响曲,本来很难听的声音全部混在一起后,反而没有了那种刺耳的感觉。

    时间已经快到七点,往常这个时间广场已经没了人,今天却是一副人声鼎沸,热火朝天的景象。即使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也没多少人跑去吃饭。对很多人来说这可是一年只能遇到一次的盛景,晚些时间再吃饭也没关系。

    去年,大公盘解出的两块玻璃种其中有一块就是在这个时间里解出来的,今年已经出了三块,很多人还都想看看会不会继续出现奇迹,再有人解出玻璃种翡翠来。

    “邵玉强那小子运气不错,解出块很好的冰种,还是祖母绿”

    王浩民回来了,脸上还带有愤愤的神色,说话的时候还明显带着浓浓的酸劲,嫉妒的神情更是没有丝毫的掩饰。

    “冰种,祖母绿,有多大?”

    司马林问了一句,冰种祖母绿已经是非常好的翡翠了,若不是李阳第一天就解出了玻璃种祖母绿,这次他和邵玉强的对决还真不知道会是谁输谁赢。

    “两三公斤吧”

    王浩民迟疑了一下,他回来的时候翡翠还没解完,只是根据表现估算了个数。

    “是不小,但只凭这块翡翠还赢不了”

    司马林淡淡的点了点头,李阳有两块玻璃种的成绩,邵玉强只有一块,而且成色最差,想赢李阳除非解出这届大公盘的玉王,可眼下来看,邵玉强解出玉王的可能性万分之一都没有,司马林并没有任何的担心。

    每届大公盘,都会由官方评选出玉王和标王,标王已经产生了,就是那块八千八百万的玻璃种翡翠毛料。很多珠宝公司已经打听到标王落在了邵氏的手里,想到今年邵氏对安氏不断的进攻,这个结果也不算意外。

    对很多普通的赌石玩家来说,他们更看重的则是选出的玉王,毕竟标王是有钱就能入选,玉王靠的是本事和运气。

    玉王是大公盘期间解出来的品相最好,价值最高的翡翠,一般来说,现场解石的人大部分都是赌石玩家,大珠宝公司很少现场解石。

    也就是说,每年的玉王,基本上都是在他们这些普通玩家之中产生,每一次得到玉王翡翠的人差不多都是一步登天,远近闻名。

    就比如去年,那位解出了玻璃种翡翠玉王的赌石玩家,不仅身价暴增到上亿,还接受过几次的采访,算是名利双收。

    对广大的赌石玩家来说,标王就是珠宝公司之间的竞争,玉王才是真正属于他们的节目,每年玉王的评选虽然是官方来订,但也会听取很多赌石玩家的意见。

    今年的玉王评选现在还没出结果,不过评选对象最后都集中在了两块翡翠上面,最有意思的是,这两块翡翠还是同一个人解出来的。不用说也都知道这两块翡翠就是李阳解出的那两块玻璃种,邵玉强也解出了玻璃种,但和李阳所解的那两块差的太远,根本没有夺得玉王的可能。

    也可以说,李阳已经基本上确定为今年玉王的得主,所以大家才会有邵玉强只有解出玉王才能赢李阳的想法,没有玉王压阵,邵玉强解出再多的冰种翡翠都难以超越李阳。

    “哗啦”

    李阳的这块毛料被切成了两半,郑凯达急忙上前泼水,周围所有人的脑袋都凑了过来。

    除了安文君他们之外,现在李阳这边也过来了四五个围观的人,只要有人解石,在解石广场就不用担心没有观众。

    “冰,是冰种,李老弟,是冰种”

    郑凯达愣了一下,马上大叫了起来,李阳这一刀切出了翡翠,浅水绿的颜色比不过祖母绿,就看看最后能掏出多少的翡翠来了。

    “真是冰种,李大哥,你太厉害了”安文萍小手上前摸了摸切面,立即兴奋的叫道。

    他们的喊叫声又吸引来了不少的人,还有邵玉强那边也过来几个人,两台并排的解石机,同时解冰种的场面可不多见。这届大公盘除了解石区那次三家同时解冰种翡翠毛料的特例外,也就只有这里又出现了一次。

    “冰种浅水绿,很棒的毛料,小兄弟,你愿不愿意……”

    从邵玉强那边走来的一个人轻叹一声,抬头对李阳说道,话没说完就愣在了那里,随即苦笑着道:“原来是李先生您在解石,难怪会解出这么好的翡翠”

    这个人显然是认识李阳,知道李阳的身份,这块毛料先不说李阳会不会解完,即使解完恐怕也没他的份,即使不上拍卖会,也会被安氏采购走,他是另外一家珠宝公司的采购人员,对李阳和安氏的关系非常的清楚,更何况安文君就站在一旁。

    这个结果让他很无奈,因为刚才邵玉强解出冰种的时候他也想跑过来收购,结果看到了李青就没问出口,这次跑过来,却没发现安文君也站在这里,不然他肯定不会说出想采购的话来。

    连续两块冰种,都注定和他无缘。

    “我这纯粹是运气”

    李阳摘下眼镜,重新划线摆正毛料,顺便回应了一句,人家认识自己,又表现的很尊敬,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嗞嗞”

    李阳的切割机又按了下去,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也就两公斤多点,大小颜色都比不过邵玉强,单凭这一次的解石来说,邵玉强是赢了一点。

    另一边,在李阳切第三刀的时候邵玉强已经解出了那块冰种翡翠,这块是他左挑右选,最有希望出玻璃种的毛料。最后的结果虽然很好,但却没让他满意,若平时解出祖母绿的冰种翡翠,邵玉强肯定会很开心,可眼下他高兴不起来。

    不解出这届的玉王,就无法赢李阳,这点,邵玉强也明白。

    单凭眼前这块翡翠的表现,离玉王差的太远,在南阳这样的玉石有可能会得玉王,但在平洲绝对不行,平洲历届的玉王都是玻璃种,从没有过例外。

    邵玉强低头看了看脚下,在他的脚下,还有两块今天仔细挑选下来的毛料。

    犹豫了一下,邵玉强抓起了一块表现还可以的半赌毛料,没把他最后买的那块抱上来。精心挑选,又看了很多遍买来的毛料,居然还有一块完跨,在情绪上对邵玉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他现在不敢解那块很有感觉的赌石毛料。

    “三公子,让董事长知道您在自由交易区的赌石中解出了‘冰种祖母绿’这样好的翡翠,肯定会非常的开心”

    李青眯着眼,躬着身子小声的说道,见到这块毛料李青很是高兴,不然刚才也不会那么大声的乱叫,李青可是邵氏的采购部长,一般的毛料不会让他这么兴奋。

    当然,这也有是翡翠是邵玉强解出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