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二八一—二八二章 元青花

小小羽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八一—二八二章 元青花

    忙完了预展之后,李阳就把自己要去香港的事情告诉了郑凯达他们。

    说起来,李阳已经是一个大型拍卖会公司的董事,可他还没有真正参加过一场正规的大型拍卖会。

    这事说出去有些丢人,但却是事实。

    这次本来能在自家拍卖公司举办的拍卖会上好好的感受一下,不过因为何老的要求只能暂时放弃,好在去香港也是参加拍卖会,而且还是更大的拍卖会,对此李阳没什么遗憾。

    李阳无法留下来参加自家的拍卖会,郑凯达和司马林倒是有些遗憾,这次他们拍卖会成大部分的拍卖品可都是李阳的,也可以说这次拍卖会能够成功举办全是李阳的功劳。

    在得知是何老的事情后,两人立刻都没有了任何的意见,两人都表示,即使李阳不在,他们这边的拍卖会也不会出任何的问题,一定把李阳所有的翡翠原料都拍出一个满意的价格来。

    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后,李阳也没什么事了,和刘刚一起开车去了香港。

    吴晓莉算是对李阳离开最不乐意的人了,刘刚并没有帮她办护照,这次去香港是帮何老买东西,又不是去玩,刘刚可不敢擅自作主张,他的任务是保护好李阳。

    吴晓莉只能自己去办手续,就算她的父亲是副局长,可想办个港澳通行证也要等两天的时间,还要用最快的快递送来才行,想跟着李阳一起进入香港显然是不可能了。

    广州离香港还是很近的,比明阳到郑州还要近一些,两个多小时后两人就到了深圳湾口岸。让李阳没想到的是,刘刚把他那辆沃尔沃也办了通关手续,口岸的人给了他们一个临时中港牌照,两人就直接开车进入了香港。

    见到这一幕李阳很是感叹,有刘刚跟着什么事都很方便。

    李阳到香港的时间是他们开拍卖会的那天,只可惜拍卖会是晚上举行,不然他们还真可以等拍卖会结束之后再来香港,这样就可以亲眼见到自己的那些翡翠原料被人竞相争夺的场景了。

    有过南阳拍卖的经验,李阳相信那几块好的原料肯定会有很多人竞价,最终一定会拍出天价来。

    到香港的时间是下午,一路上李阳都好奇的打量着窗外,这个在电视上已经见过无数次的城市,李阳还是第一次来,窗外的高楼大厦和李阳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到了湾仔区的时候,李阳总算见到了一些屏幕上出现过的东西。

    等刘刚把车开到目的地后,李阳见到最熟悉的一个建筑,几乎每一部香港现代影片中都会出现,那个很像大海龟的海边建筑——香港会展中心。

    在来之前刘刚就订好了酒店,酒店在会展中心这里,明天的预展,和之后的拍卖都是在这里举行,住在这里非常的方便。

    刘刚订的是套房,进了房间后刘刚便自己出去了,留下李阳一个人在这里休息。

    香港五星级酒店还是非常舒适的,感受着这份舒适李阳是再次的感叹,半年之前,他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生活会有这么大的改变,这一切都是身体中那莫名其妙的黑线给带来的。

    躺在床上,李阳突然发动了特殊能力,至今他都不知道体内这些神秘的黑线到底是什么。

    立体画面之下,李阳胳膊和手掌里的黑线都十分的清楚,两条胳膊里面那条连接着大脑的黑线还是那么的长,手掌里面分出的十个小叉线依然是那么的细。

    李阳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黑线上,想尝试一下能不能控制住这些黑线,最后却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对这些黑线没有任何的知觉,想控制住纯粹是天方夜谭。

    没多久刘刚便回来了,带来了两份邀请函和两本彩册,彩册上有这次拍卖会的介绍,还有拍卖品的图片。

    李阳立即拿过来一个小册子,坐在沙发上翻看了起来。

    苏富比拍卖公司李阳可不止听过一次,这是家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地位和珠宝界的安氏差不多,是属一属二的大拍卖公司,绝对不是李阳他们那个刚成立的拍卖公司所能相比的。

    这次苏富比的拍卖会其实是一次加拍,大拍卖公司除了固定的春拍和秋拍之外,还会不定期的加拍一些拍卖会,比如李阳他们这次的翡翠专场拍卖会就属于一次加拍。

    苏富比的这场加拍,单单艺术品拍卖就分了两场,分别是东南亚现当代艺术和中国当代艺术拍卖,除此之外还有翡翠珠宝拍卖和中国瓷器拍卖。

    这样算起来的话苏富比的这场加拍一共有四场拍卖会,不愧是老牌的大拍卖公司,他们这个规模就是郑凯达现在所无法做到的,也是郑凯达他们日后的目标。

    明天举行预展,后天就开始拍卖,苏富比是成熟的拍卖公司,预展和拍卖会之间不需要有间隔的时间,而且很多参加拍卖会的人都是老客户了,对他们公司的规矩很熟悉。

    四场拍卖会一共举行两天,第一天都是现代艺术品的拍卖,李阳去不去都行。第二天才是重点,上午十点是翡翠珠宝的拍卖,下午则是中国瓷器的拍卖,何老所看中的那间元青花瓷器,就在下午上拍。

    “元青花啊!”

    看着小册子上的‘锦香亭’元青花人物罐的照片,李阳重重的叹了口气。如今的李阳可不像之前什么都不懂,翻阅了那么多珍贵资料,补充了很多古玩知识的他,非常明白元青花这三个字的意义。

    在很长一段时间,元青花的来历都是一个谜。

    中国陶瓷,有新品种诞生的话,都是身份明确,脉络清晰的,唯独元青花没有幼年,没有童年,没有少年,当世人看到它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让很多都怀疑它的出身。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长达五百多年历史的明清两个朝代,都没有对元青花有过任何的记载,传统上一直认为青花瓷是明朝永乐年间才开始创烧,最有利的证据就是郑和下西洋所带回来的青花料。

    甚至到了民国的时候,国人还都是认为青花瓷起始于明代,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美国人亚历山大才首次论证了元青花的存在,这一结果公布的时候,曾经震惊整个的中国界。

    从那之后,元青花才慢慢的进入家的视野。

    至今为止,被学术界所认可的元青花,全世界也只有三百多件,中国有一百来件,大部分都在各地的博物馆,市场上流传的很少很少。2005年,一件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在英国伦敦拍出了2.3亿人民币的天价,瞬间就让元青花就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宠儿,也成为了财富和地位的象征。

    到了今天,在民间还有很多的人都声称手上拥有元青花,不过是真是假就需要缜密的考证了。

    看着彩册上的照片,李阳都有些眼红,这样好的品任何一个喜爱的人见到了恐怕都会心动,当然,能不能下来就要看个人的能力了。

    何老所看中的这件元青花,上面所绘的是王仲文的著名杂剧《孟月梅写恨锦香亭》,画的非常漂亮,色彩也非常的鲜艳,不比明清时期的官窑青花瓷差到哪去。

    在元青花中,最珍贵的就是绘有人物图像的瓷器,件件都属于顶级国宝,是元青花珍品中的珍品,若不是何老已经看中这件元青花人物罐,李阳都想自己拍下这件顶级国宝回去慢慢的欣赏。

    合上彩册,李阳慢慢的舒了口气,这件元青花李阳是志在必得,想要在拍卖会上竞拍下来,还需要对这件拍卖品有更多的了解,单靠彩册上的介绍是远远不够的。

    早在前天接到何老电话之后李阳就开始寻找这件元青花瓷器的资料了,只可惜能找到的并不多,目前所了解到的东西很有限,李阳知道的这些,其他人也肯定都知道。

    何老也没能给李阳提供多少帮助,何老所了解到的东西是比李阳多一些,但对他参加拍卖会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帮助,拍卖会上还只能靠李阳自己。

    在酒店休息了一会,天色就慢慢的暗了下来,从窗户往外看,那些已经亮起来的霓虹灯显得格外耀眼。

    “李哥,是让服务员送饭进来,还是我们自己出去吃!”

    刘刚走了过来,李阳抬头看了看窗外,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他这会一直在专注的看那彩册,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

    “现在几点了?”

    “快七点半了!”

    “七点半了,郑大哥他们的拍卖会也快开始了,咱们出去吃吧!”

    李阳站起身来,使劲的神了个懒腰,把这件元青花的事暂时抛到了脑后。来之前司马林可对李阳说过,香港的美食是非常不错的,这次若不是他们的拍卖会和香港的拍卖会时间又了重叠,他都想陪着李阳一起到香港,再来品尝品尝香港的美食。

    在香港会展中心附近,就有一家不错的餐厅,在香港本地很有名气,来之前还被司马林特意的提起过,没走多远,李阳就发现了这家名为‘维多利亚’的西式餐厅,立即和刘刚一起走了进去。

    “先生,请问您有预约位子吗?”

    刚进餐厅,就有个很漂亮的服务员上来对李阳微笑弯身,李阳四处打量了一眼,很老实的回答道:“没有!”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

    服务员摆了个手势,李阳和刘刚都跟着她往前走,李阳边走边感叹,高级餐厅就是不错,环境都那么的好,那么多正在就餐的人,愣是听不到什么杂音。

    司马林对李阳说过,这里的牛排和蜗牛都不错,李阳和刘刚分别点了一份,还要了一瓶红酒。入乡随俗吗,进了西餐厅不喝点红酒显得怪怪的,不过那菜单上的价钱也让李阳暗暗的摇头,这一顿饭就吃去了他以前好几个月的工资。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李阳这段时间和郑凯达,司马林他们在一起,天天吃住都是最好的,这奢侈的生活都快习惯了,而且不像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心里不自在,现在李阳出入这种高级场所,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心理负担。

    李阳在这边大肆感慨的时候,广州那边的拍卖会也正式开始了。

    朱磊和李灿都在忙碌着,这次拍卖会有一百多人参加,还架设了现场电话台,让一些没时间来的人可以通过电话遥控出价。

    不过现场最引人注意的,还是安文君和邵玉华这两个年轻人,来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这次有那么多高端翡翠原料出现,两大公司肯定会有一场龙争虎斗,少数几个凑热闹的人正伸着脖子等着看戏呢。

    最先上拍的是吴晓莉的块苹果绿的小块冰种翡翠,第一件拍卖品不能太差,但价钱又不能太高,吴晓莉的这块冰种最合适不过了,为了打出气势来,相信大家对这小块冰种的出价也不会太低。

    最终,吴晓莉的这小块冰种以一百二十万的价钱成交,这个价钱可以说很不低了,做成首饰最多也只是卖出这个价格,想赚钱几乎没有可能,说不定还要赔上些加工费。

    拍下这块翡翠的是老凤祥珠宝公司的人,安氏和邵氏第一轮都有出价,但没有在这块翡翠上死磕。

    第二块上拍的是张伟的金丝种翡翠,这块原料品相不错,块头比刚才的冰种大多了,底价一出就被众多珠宝公司争相竞价,来到拍卖现场的张伟笑的嘴巴都合不拢。

    接下来要拍卖的是块冰种翡翠,李阳在明标拍卖605号毛料上解出来的翡翠原料,这块毛料当初可让邵玉强后悔了不少的时间。

    大块冰种被分成了三块,每块都有好几公斤重,现在要拍卖的只是其中一块。

    “现在要拍卖的是冰种原料,重五点七六公斤,呈椭圆形,无论是做镯子还是做其他的首饰都是最省料的,底价是五百万,每次举牌最低为十万!”

    拍卖师话音刚落,下面就有人连连举牌,不时还有人出声加价,很快这块毛料的价钱就被加到了九百万。

    “两千万!”

    邵玉华突然开口了,一下子从九百万加到两千万,在场所有的人瞬间变的鸦雀无声。见过加价的,但没见过像他加价这么狠的,一下子翻了一倍还多,出的价格直接高出了底价的四倍。

    “两千万,这位先生出到了两千万,还有没有比他更高的,没有的话今天这块十多斤重的冰种原料可就是这位先生的了!”

    拍卖师举着锤子大叫着,显得很是兴奋。

    郑凯达也很兴奋,之前拍卖的两件东西都是一两百万的价值,这块冰种刚一上来,还没多少时间就到了两千万,在一场拍卖会上,能出现两千万高价的东西可不多。

    这还只是开始,和这块差不多的冰种翡翠还有两块,另外还有价值更高的玻璃种翡翠原料,今天这场拍卖会突破亿元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这场拍卖会也会成为他们利达拍卖的真正的开场红。

    安文君犹豫了一下,这块冰种翡翠他的心理价位是一千八百万,一千八百万都不怎么赚钱了,没想到她还没出价,邵玉华居然就直接给出了超过她心理价位的价格,让安文君有些不知所措。

    “两千万,这块翡翠是16号先生的了!”

    拍卖师猛一落锤,安文君眼睛突的一亮,马上坐直了身子,回头狠狠的看了一眼邵玉华,16号就是邵玉华的号牌号码。

    邵玉华嘿嘿笑了一声,抱着双臂坐在椅子上,略微露出一点得意来。

    安文君现在已经明白,邵玉华一口喊出高价,是特意对付她的,今天邵氏也没打算能赚钱带回去这些毛料。

    邵玉华更是趁着安文君没想明白的时候,一下子拿下了一块冰种翡翠,这块翡翠邵氏也会赔点钱。但若是一点一点的往上加,邵氏最终可能就不是赔一点了,即使他们最终拿下来这块毛料,安文君也相信绝对不是两千万这样的价钱。

    “哼!”

    安文君怒哼了一声,不在看邵玉华,这次竞拍翡翠她手上的权利很大,即使赔钱拿下来也没关系,首要任务就是狙击邵氏,很可惜,刚一交手她就输了一阵,被邵氏抢走了一块冰种原料。

    接下来拍卖的是司马林的一块翡翠,这次安文君上来就显出了咄咄逼人的架势,邵玉华一直抱着胳膊面露微笑,居然一句话都没说。

    最终司马林这块金丝种被安氏高价拿了下来,让其他很多珠宝公司的人都有些不满。

    他们知道冰种和玻璃种这两种原料,安氏和邵氏肯定会有大竞争,除了前十的大公司外,很多公司都已经放弃了对这种原料的竞争,都把目标对准了其他的中高端原料上,可没想到对这些原料安氏也是这么的凶猛,拼着赔钱都要抢夺。

    无形中,这些珠宝公司的人都把安氏当成了最大的敌人。

    之下的几块翡翠,安文君都有挑衅的动作,不过邵玉华一直都没回应,静静的坐在那里,甚至一次出价都没有。

    这让安文君很是狐疑,可惜她不知道,连连对中高端翡翠出高价,让其他很多珠宝公司都对安氏心生了不满。

    拍卖师换了图片,大屏幕上再次显现出了冰种翡翠,见到这样的翡翠,那些靠前的公司都兴奋了起来。

    “下面这块和刚才拍出两千万高价的那块翡翠是同一块毛料解下来的,重六点零一公斤,底价五百五十万,每次举牌最低十万……”

    “一千万!”

    拍卖师声音还没落下,安文君就出价了,一般的中高端翡翠没有拍到手也就算了,公司还能撑过去,但冰种这样的高端翡翠安文君绝对不愿意放过。

    特别是大块冰种,早就被安氏下了必夺之心,只是安文君开局不利,上来就被邵氏抢走了一块,此刻她的心里正恼火着,所以上来就在底价上翻了一倍。

    同时安文君的心里也在冷笑,邵玉华刚才用的方法现就别想再用了,哪怕他加到两千万,安文君也会继续跟着竞价。

    “一千一百万!”

    出价的不是邵玉华,而是其他珠宝公司的人,也是有着很大实力的公司,虽说比不过安氏和邵氏,但也差不了太多。

    “一千两百万!”

    又有人直接加了一百万,安文君狐疑的看了一眼邵玉华,邵玉华居然还抱着胳膊坐在那里,一点着急的样子都没有。

    “一千两百一十万!”

    有人直接举牌,之后又有人连续举牌,没一会,这块冰种的价钱就突破了一千四百万,直逼一千五百万的价位。

    这个价格是不低,不过还比不过刚才两千万的价格,这块翡翠比刚才那块还要重一些,谁都明白,一千五百万绝对不是它的最终结果。

    果然,刚到一千五百万的时候,安文君又出价了,这次直接加了三百万,报出个一千八百万的高价来。

    这个价格一出,刚才竞争很激烈的几个公司都顿了一下,价钱暂时停在那里。

    不过这几个公司对安文君也都有了一丝恼火,不知不觉中,拍卖会有一半的人都对安氏有了意见,这是安文君之前绝对没有想到的。

    “两千万!”

    邵玉华终于举牌了,其他珠宝公司的人都不吭声了,两千万是赔钱价,他们的日子很紧,又不像安氏和邵氏正在拼死竞争,还不想赔那么多来进购这些翡翠原料。

    “两千零五十万!”

    安文君举牌,并且加了五十万,现在安文君也不敢一次加那么多了,加的多,赔的就多。

    “嘿嘿,两千五百万!”邵玉华嘿笑了一声,举起牌子,并且报出了一个震撼人的价格来。

    两千五百万,若是两千万只赔一点的话,那两千五百万就等于要赔上五百多万,这可不是个小数目,邵氏再大,也不能拿钱这样往里面赔吧。

    安文君又有些犹豫,赔钱她能接受,但赔的太多她也受不了,一块冰种毛料五百多万的损失确实有些大。

    回头看了邵玉华一眼,安文君立即发现邵玉华的脸上有着一点得逞般的笑容,猛然间,她又想起了来之前安志成对她说的话:

    “文君,这场翡翠原料拍卖会,所拍到的东西就不要想着赚钱,保全市场,不让邵氏得到这些原料对我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里,安文君立即露出了坚定的眼神,在拍卖师没有落锤之前,立即举起了牌子。

    “两千五百一十万,8号的小姐出价两千五百一十万,现在是两千五百一十万了,还有没有更高的价钱?没有的话这块重达六公斤的冰种原料可就要和这位小姐结缘了!”

    拍卖师立刻大叫了一声,他的工作就是调动现场气氛,把拍卖品拍出更高的价钱来。

    安文君举牌之后,得意的看了一眼邵玉华,不过她在邵玉华的脸上并没有发现一点失落,反而感觉邵玉华带有那种诡计得逞的奸笑。

    “不好!”

    安文君心里一沉,之后邵玉华没有在加价,这块高出本身价值五百多万的冰种翡翠,最终落在了安氏的手里。

    这个时候,安文君终于明白了,邵玉华知道这块翡翠她会一直竞争下去,索性一下子太高五百万的价钱,让安氏多赔一些。

    或者说,从一开始邵玉华就没真的想竞拍下这份毛料,从安氏的手里抢东西不是那么容易的,他的目的就是让安氏多有一些损失,安氏的损失越大,对他们邵氏也就越有利。

    安文君很聪明,她猜测的和事实差不多,邵玉华这次的确是给她埋了坑,目的就是多消耗安文君手上的资金,同时让安文君下面的竞拍心生顾虑,不敢在那么的拼。

    这一轮的竞争,安文君看似赢了,可实际上输的还是她。

    安文君出身豪门,又有高学历高能力,但在勾心斗角的复杂斗争中明显比不过邵玉华,邵玉华比安文君大了将近十岁,又是邵氏有实权的副总,心机比她要沉的多。

    两次对抗的结果,让安文君不在那么自信,对邵玉华也深深的忌惮了起来。

    后面,站在那里观看拍卖过程的司马林很是满意的对郑凯达说道:“老郑,看来效果很不错,这些翡翠的拍卖价,比我们预想的高出了许多!”

    郑凯达的脸上马上露出一股得意,嘿嘿的笑道:“那是,我的主意还会差吗?现在只是开始,等着看吧,安氏和邵氏的竞争后面会越来越激烈。邵氏放弃了一块冰种,坑了安氏一把,但下面的恐怕就不会在放弃了,安氏的原料越多的话,他们以后可就越费力!”

    郑凯达分析的很不错,在拍卖进行之前他就仔细的分析了邵氏和安氏之间的竞争,所以才把翡翠分散进行拍卖,他们竞争的越大,对郑凯达他们来说也就越有利。

    有了李阳的表现,郑凯达根本不怕他们不和自己的公司合作,既然这样,就不如多为李阳创造点利润,反正这些大公司都有上百亿的资产,这点钱他们都赔的起。

    ……

    九点多上传了一章,小羽却忘记发布了,真的不好意思,这两章就一起发吧,小羽继续去码字,一会还会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