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六零,四六一章 真假毛料(二合一大章 )

小小羽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六零,四六一章 真假毛料(二合一大章)

    哭丧着脸,马胖子慢慢把他最近的经历都对李阳说了一遍,说到最后他的眼睛也是红红的,差点落泪。

    上次遇到李阳之后,到现在也有半年了,马胖子最近的情况确实不怎么好。

    家里的债还不上,最终还是被逼着卖了房子,卖房子之后老婆就带着孩子走了,他一个人也没住的地方,索性直接留在了,在潘家园混日子。

    一开始马胖子还想着捡漏发大财,可实在没那个眼力,也没那个财力,只能去给人家打下手,勉强糊口饿不死。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三个月,对潘家园熟悉之后,马胖子也开始鼓捣一些东西摆起了地摊,一开始生意还行,他卖的东西没有真的,不过并没有卖太虚的价,二十三十的就往外卖,慢慢的又赚了一点钱。

    很可惜的是,他捡漏的心从来没有放弃过,辛辛苦苦几个月,刚赚了五千块钱,被一个同行一下子骗走了,最后只能是欲哭无泪。

    这次被骗之后,马胖子索性也开始学着骗人,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盯上一个凯子,第一炮生意还没开张,就遇到了李阳,只能说这个马胖子也是个点背的人。

    “李先生,我说的都是真的,您可以在这里问一问,我以前真的没骗过人,这是第一次,我发誓,我发誓真的是第一次,若我说谎,让我以后永远都捡不到漏!”

    见李阳还不相信,马胖子急忙举起了手,这个誓言对他来说挺重的,玩古玩的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迷信的,马胖子又特别希望捡漏,从这个誓言上可以看出他说的都是实话。

    李阳轻轻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马胖子虽然很可怜但也很可恨,特别是他现在已经开始往歪路上走了,真的让他骗成功几次,估计他也不会再想着捡漏,以后就做这骗人的勾当去了,最终迟早得出事。

    “李阳!”

    王佳佳也看着李阳,她听说过古玩这一行水很深,不过见过的行内人并不多,而且都是专家级的高手。

    这一次,她总算看到了古玩行的另一面,见到了因为古玩倾家荡产活生生的例子,王佳佳的心里已经打算把马胖子的事写成一篇警示文发表出去,而此时她的心里也对马胖子有了同情。

    “你若是真没陷进去,我就再帮你一次,我希望你能自己把握住!”

    李阳轻轻叹了口气,马胖子也算是个执着的人,只是执着的方式和路子都不对,注定是一个悲剧。

    不管怎么说,李阳手上最有名气的宝贝长生碗就是从马胖子那里得到的,两人也算是有缘,李阳不愿意真的看到马胖子最终堕落的那一天。

    “我在郑州开了一家公司,这是公司的地址和电话,你把你的东西收拾好,马上就去郑州,我会提前给你安排好一个职务,你先在那里好好的做着,让你发财我不可能保证,但有个稳定的生活还是没问题的!”

    李阳拿出纸和笔把公司的地址写给了马胖子,这是他现在想到的,能对马胖子提供帮助的最好的方法,对马胖子不能进金钱帮助,只能稳定他的生活。

    “利达拍卖公司,这不是我们郑州最大的拍卖公司吗?”

    马胖子低头看了看纸条,立即惊讶的看着李阳,利达拍卖的开业在行内造成了一定的轰动,还上了报纸,他在潘家园都听说过。

    “是,你到那里好好的干,若是还不收心,以后我也无法帮你了!”

    李阳点点头,公司给马胖子安排个闲职并不难,现在公司开业了,业务也增加了许多,很多地方都需要人。马胖子真的想学古玩知识的话,那里还有很多的高手,以后能有什么成就还要看他自己。

    “好,谢谢,谢谢您,李先生,我明天,不,我今天晚上就买票去郑州!”

    马胖子脸上露出了激动,在潘家园混日子很苦,远不如进大型拍卖公司舒服,他知道这是他的一次机会,还有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

    “佳佳,我们走吧!”

    李阳又叹了口气,回头他会给郑凯达打电话,并且把马胖子的事交代清楚,从人家的手上获得了价值五个亿的长生碗,帮这样一个忙也是应该的,至少这是把他往正路上在引导。

    离开的时候,王佳佳又回头看了一眼正满脸喜悦收拾东西的马胖子,马胖子身上还有很多故事,这些事李阳肯定知道,回头单独再问一下,一篇不错的警示文就能出来了。

    经过了马胖子这件事,王佳佳也没心情继续逛这边的地摊了,两人拉着手一起向里面走去,刘刚就在后面远远的跟着,还不让他们两个发现自己的存在。

    过了大棚区,最先到的地方就是玉器街,牛老板的店铺就在这里。

    玉器街和往常一样,因为大环境的原因,现在这里店铺的生意都很不错,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少。

    还没走进里面,李阳就看见小丫头牛玲正坐在柜台里面往里面翘着头,这个小丫头和老五陈磊的女朋友同名同姓,不过两人绝对是两种不同的性子。

    隐隐约约中,李阳还听到后院传来阵阵的争吵声,争吵声中似乎还有牛老板的声音。

    “玲玲,怎么回事?”

    李阳的眉头稍微皱动了一下,李阳认识的经营玉石生意的人也不少,不过真正能让李阳记住并且当作朋友的也只有这位牛老板和瑞丽的赵德柱。特别是牛老板,对二根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李阳也很是感动。

    王佳佳也看着牛玲,眼睛中还有着一丝的好奇。

    这个小丫头的故事刚才来的路上李阳就已经对她说了,很难想象,一个小女孩不去读书反而喜欢整天钻研古墓里出来的东西。

    自从李阳对她说过很多出土古玉都是墓里面的之后,王佳佳就把所有的古玉都归于这一类了。

    “啊,李,李先生!”

    听到有人说话,牛玲小丫头慌忙回头,见到李阳马上傻在了那里,过了半分多钟才反应过来。

    “后面怎么回事?”

    李阳又问了一句,后面的争吵声还在继续,听声音好像人还不少。

    “后面?后面有个顾客耍无赖,他在我们这买了块赌石毛料,切开之后跨了就说我们的毛料是假的,硬要我爸给他退钱!”

    说起后面的事,小姑娘的脸上明显露出了愤怒,店里没人,若是有人看着的话,或许她也跑到后面为自己的父亲助威去了。

    “假的?”

    李阳眉头稍微皱动了一下,赌石和其他的东西不同,这东西赌性太大,切开之后赔了的话那可有可能赔的血本无归,要说有人耍赖还真有可能。

    不过把赌石说成假的也不是那么容易,潘家园做玉器生意的也有联合会,不会任由这些顾客耍赖。

    “我们进去看看!”

    李阳想了下,又对身边的王佳佳说了一句,牛老板人不错,若真有捣乱李阳也能帮帮忙。

    外面的刘刚犹豫了一会,最后也跟了进去。

    院子里面已经有十五六个人,解石机前牛老板正无奈的指着解石板上的毛料说着什么,在他的面前有四个人,四个人像是一起的,不时的还插上一句。

    牛老板旁边的都是周围的同行,听说这里出事后赶来的,有几个李阳还感到了面熟,应该是见过。

    看到桌子上的毛料,李阳也稍微愣了一下,这是一块切成了两半的毛料,还是一块黑乌沙皮壳的开窗毛料,不过切开之后里面并不是黑色的石层,石层的颜色变成了淡白色。

    这种白色还不是白盐砂皮的那种盐粒般的白色,更像是石灰岩,这类皮壳的毛料在目前的新场料中很常见,见到这块毛料,李阳总算明白为什么顾客敢说出毛料是假的话来了。

    这块毛料,还真的很像是块造假出来的,真正的老场口出的毛料不会有这样的石层。

    “我保证这块毛料是真的,是我特意从盈江进来的,不可能有假,再说了,造假也造不出这样的皮壳,这一看就知道是老场料了!”

    牛老板摊了摊手,脸上更显得无奈了,周围也有几个人开口帮着牛老板说话。

    “李,李……”

    一位老板回过了头,猛然发现就站在后面的李阳,这个老板见过李阳,看见之后整个人都呆了一下,比牛玲小丫头的表现还不如。

    过了好大一会他才张了张嘴巴,李阳则对他笑了笑,还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说出自己。

    “这很难说,现在造假手段实在太高明了,你说这不是假的,这里面的石层你怎么给我们解释!”

    四个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有五十来岁样子的中年人说了一句。他的话又让牛老板苦笑了起来。若是能解释这个石层,这几个人也不会敢说毛料是假了,牛老板做了这么多年的玉石生意,赌石也接触了很多次,这种变异的石层还是第一次见到。

    “对,你怎么给我们解释?我看也不需要你解释,退钱就是了!”

    四个人中的另外一个人也站出来说了一句,退钱是他们的要求,这一块毛料的价值并不低,开窗的地方还露出了绿,他们可是花了十八万才买下的这块毛料。

    “我这不是假毛料,我不能退你们钱!”

    牛老板摇了摇头,这个钱他倒不是赔不起,只是退了钱的话就证明他的毛料是假的,他辛辛苦苦维持的名声也就完了,传去去他这卖假赌石,以后那些顾客谁还会再上门。

    “牛老板说的也有道理,造假的毛料做不出这样的效果来,这可能是块变异赌石,要不你们继续解下去,说不定还能解涨呢!”

    牛老板身边的一个老板轻声劝了一句,听说有人耍赖他们都跑了过来,可是看到眼前的场景他们也不好说什么。这么诡异的事情他们谁都没见过,此时他们也只能帮着牛老板说话,这件事情他们也都觉得很是头疼。

    “我们傻啊,这明显造假的毛料还让我们去解?等解完了,他正好可以更加的不承认了!”

    为首的那名中年人立即嗤笑了一声,这块毛料等于已经切跨了。现在整块毛料已被一刀切开,切成了一大一小,切面上全是这种石灰岩似的白石层,即使这块毛料是真的,估计也解不出什么好翡翠了。

    此时的李阳正盯着被切开的两块毛料,这块毛料给李阳的感觉并不像是假的,这不仅仅是他相信牛老板的缘故。

    里面的石层虽然和很多新场口出的不值钱的料子相似,但还是有一定的区别,这种白色石层的密度显得更大,不是那些新场口毛料所具备的。

    其次就是皮壳,黑乌砂皮壳是赌石中的上等皮壳,有造假这类皮壳的不假,但想造的如此逼真还不可能,一些石化的痕迹是伪造不出来的。

    不过这样诡异的毛料,李阳也是第一次见到,在平洲见过那么多的毛料,李阳也没有见过一块类似的。

    悄悄的伸出特殊能力,立体画面马上出现。

    把其他的东西都屏蔽掉后,立体画面里面就只剩下那被切成两块的赌石毛料,李阳的瞳孔猛的一紧,眼睛不自然的睁大了许多。

    这块毛料,是真正的老场口毛料,而且还是一块变异的赌石毛料,谁也不会想到,变异的里面还会有这么大一个惊喜。

    “你们解下去也罢,不解也罢,不管怎么说,我的东西是真的,不能退钱!”

    牛老板很平静的说了一句,这不是金钱的问题,而是原则性问题,他无法做出任何的让步。

    “不退是吗,你别后悔就行,我表弟是这里工商分局的人,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你这里卖假货就等着被封吧!”

    四个人中间,一个四十来岁,有些败顶的中年人边说边拿出手机,还按出去一个号码,牛老板的脸色也有了一丝的变化。

    这个人说的是真是假先不说,这事弄到工商局的话对他影响也很大,只是此时牛老板根本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他现在没有好的证据证明这块毛料不是假的,除非去做技术鉴定了。

    不过技术鉴定也不好鉴定出来,新场口的毛料也是赌石毛料,严格来说算不得假,只不过不值这个价罢了。

    “等一下!”

    李阳突然从后面走了过来,围在解石机旁的人全都回头,牛老板见到李阳也愣了一下,不过他的反应比牛玲小丫头可快多了。

    “李先生,您什么时候来的?”

    牛老板很是恭敬的上前打了声招呼,周围的那些老板们大都见过李阳,等认出是李阳之后脸上也都露出了恭敬的神色,李阳现在可是他们玉石界最火的一个人。

    那四个人则奇怪的看着李阳,特别是那个五十多岁样子的终年人,这些老板的神色他都看在了眼里。

    他是个精明的人,一眼就看出这些老板们队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而且还不是下级对上级的那种尊敬,甚至一些人的眼睛中还流露出崇拜的神色。

    这只能说,眼前这个年轻人有让他们尊敬的本钱,是打心底的尊敬。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能折服这么多的玉器店老板,这个中年人也显得很是奇怪。

    “你们好,牛老板说的没错,这块毛料的确不是造假出来的新场料,这点我可以保证!”

    李阳笑呵呵的对那四个人说了一句,牛老板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感激的神情,李阳在行内的地位几乎和云南那位翡翠王可以相比,他的话肯定有说服力。

    李阳这么说,也等于是在为自己作证,也难怪牛老板会很感激的看着李阳。

    “你是谁,你有什么证据说明这不是造假的毛料?”

    五十多岁的那名中年人显得有些谨慎,他自己本身也是个赌石的资深玩家,这块毛料他自己看着也不像是假的,是假的话他不可能花高价买下来。

    若不是切跨,又正好切出了这诡异的白色石层,他也不会要求退货。

    这块毛料如今的样子等于正好给了他一个借口,而且这个借口对他也是非常的有利,完全可以利用造假的理由进行退货。而且这样的表现他也相信店老板不敢不退,闹大了对这店老板一样没好处,有可能让店老板的损失更大。

    不过对李阳他倒是有点警惕,这个人出现后周围的表现让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证据我现在也没有,我问你,你这块毛料多少钱买的?”

    李阳轻轻摇了摇头,他当然有证据,只是现在不会说出来,这可不是什么赌跨的废料,这里面藏着一个大宝贝呢。

    “十八万!”

    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出了价格,从外面的表现来看,这块毛料也值十八万,在云南那边或许还能再少一些,但这里是,这个价格算是实在价。

    “好,我给你十八万,这块毛料让给我如何?”

    李阳轻笑着点了点头,他的话让周围所有的人都给愣住了,特别是牛老板。

    “李先生,您不用这么做,如果这真是假的毛料,我会退给他们钱!”

    牛老板急急的上前说了一句,刚才他见李阳站出来为自己说话,还以为李阳能说出这块毛料不是假的证据,可他没想到李阳是要自己掏钱买下这块废料。

    此时,在牛老板的心里已经把李阳的行为当成了在帮他,现在这块毛料谁也说不清楚,有第三个人买下来确实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这几个顾客不会在闹着退钱,牛老板也不用为毛料的真假来苦苦争辩了。

    除了牛老板之外,其他的几个店老板也都有同样的想法,毕竟刚才李阳自己也说了,他也没有证据能证明这毛料一定是真的。

    此时他们很羡慕的看着牛老板,能让玉圣李阳亲自出手帮他,这面子够大的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又问了一句,李阳轻笑点了点头。

    这些话李阳绝对是真心真意说出来的,里面有那么好的一件宝贝,他们居然还不要,既然他们不要李阳当然愿意接手过来,这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还是大赚。

    “李先生,您不用这么做了,我退给他们钱!”

    牛老板突然挥了挥手,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李阳想买毛料的行为被他看成了是对自己的帮助,在牛老板的印象中李阳的确是这样一个好人。

    牛老板也是个善良的人,不然也不会收养二根那么长时间,他不可能让李阳来为他背负这个损失,要怪只能怪他运气差,进货居然进到了这样一块赌石毛料。

    “不,牛老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真的看中这块毛料,想买下它!”

    李阳又摇了摇头,这块毛料现在没人要,正是他买下来的最好时机,真又回到牛老板的手上,他还不一定好意思出这个价买下来呢。

    “你,你是真的想要?”

    牛老板也很是惊讶的看着李阳,李阳的态度不像是虚的,并不像只是为了帮他才要买这块毛料。

    “是!”

    李阳再次点头,还掏出支票本签了一张十八万的现金支票,支票不假,那中年人看过之后点了点头,还打电话给银行咨询了一下。

    “支票没问题,这块毛料是你的了!”

    中年人收起了支票,其实再接支票之前他也有了一丝的犹豫,有人看好这块毛料,他也在想着是不是暂时不卖,接着解解看。

    可一看到这块毛料切开后的表现,中年人就不在犹豫,他玩赌石也有一二十年之久,这样的毛料还从没有见过,要说能在解涨,那几率实在是太低,现在能收回他的本钱就已经很不错了。

    再说了,中年人也不敢保证这是不是对方联合在一起演的双簧,故意来欺骗他让他自己解开这块废料,那样的话这十八万可就有可能是一分钱都回不来了。

    “你是不是不懂赌石,这样的毛料你也买,你和这老板是什么关系?”

    之前嚷嚷着要打电话给工商局的那人忍不住对李阳问了一句,周围的那些老板们都猛的翻着白眼,李阳若是不懂赌石,那这个世界上恐怕就没有懂赌石的人了。

    ………… …………

    感谢唯帅清纯,靈♀ ,盟主小口袋,独孤武神每人100币的打赏,感谢书友110302213220025朋友588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尼子嘎再次1888币的打赏,只差最后几十个均订就可以进精品频道,希望有能力的朋友们帮忙支持一下,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