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五五一章 有了自己的生意

小小羽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五一章有了自己的生意

    “李先生,王小姐”

    李阳进去之后,刚和毛老他们一起找个位置坐下,就有一个人起身朝他这边走了过来,这人正惊讶的看着他,脸上还带着一股惊喜。

    “常总”

    李阳同样很是惊讶,昨天的拍卖会上见到了常盛,但当时两人并没有说过什么话,没想到今天又遇到了他,这两天李阳和他也算是有缘了。

    “李先生对这家店也有兴趣?”

    常盛身后跟着的还是常丰,两人一起走到李阳的身边,李阳的位置在会议室的后面,常盛他们走过来倒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我不是有兴趣,是刚好碰上,我现在连竞拍的资格都没有”

    李阳摊了摊手,还显得很是无奈,早知道的话他肯定会弄个竞拍资格过来,不过现在说这些好像都晚了。

    “您没有竞拍资格?”

    常盛愣愣的叫了一声,脸上随即又露出了笑容。李阳说他刚好是碰上这次的竞拍,那没有竞拍资格还真的有可能。

    李阳点头道:“真的没有,我进来还是请毛老去接的我,这次来恐怕只能凑个热闹了”

    “没关系,您若有兴趣竞拍的话,我这有两个资格,正好可以让给您一个”常盛马上说道,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他有两个资格是真的,对这家店他的兴趣很浓,古玩生意他们早就想上手,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在古玩行业里想找个成熟合适的门店并不容易。

    这次遇到飞翔集团抛售他们的古玩店,常盛可以说很是关注,早就下了必定拿下的决心,不过见到李阳之后这一切就改变了。

    飞翔集团是怎么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的他可是非常的清楚,正因为清楚对李阳背后的能量连他都有种畏惧的感觉,任何能与李阳交好的关系他都不会放过,这比一家古玩店要有价值的多。

    “你有两个资格?”

    李阳则很疑惑的问了一句,通常各种竞拍都是一个人一个资格,办两个资格纯粹是多交押金。

    “没错,您等一会”

    常盛说话的声音并不大,除了靠的近点的毛老他们听到了外,其他人并没有听到。

    在得知常盛有两个资格之后,白铭还撇了撇嘴,李阳不知道常盛为什么要准备两个资格,他可是非常的清楚。

    两个资格有一个是做托的,两人竞争的时候让别人故意观望,一不小心就能如愿以偿的拿下想要的东西,到时候别人发现也晚了。

    这种事在一些竞拍的场合很常见,是一种策略和手段,就像拍卖公司的托一样,只是所起的作用并不一样。

    对此白铭也不好说什么,这种事情在道德上可以谴责一下,但却无法真的去指责,这样做并不违反人家组织方的规定,只能说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罢了。

    常盛出去了一会,很快又走了回来,会议室还有人和他一起出去,两人回来后又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他们的座位在最前排。

    “李先生,这是我们另外一个竞拍资格的号牌,二十七号,您如果对这家古玩店有兴趣的话一会就可以竞拍了”

    常丰则走过来交给了李阳一个号牌,之后又回去坐在了常盛的身边。

    握着好盘,李阳低头想了一会,对常盛拥有两个竞拍资格他还是有了一点的猜测,但并没有说出来,号牌他已经接了下来,若有机会竞拍下这家店也不错,实在不行就当作是凑热闹了。

    至于这个人情,李阳先记下来,对常盛的印象他很不错,常盛可帮了他好几次忙了。

    王佳佳也拿起号牌看了看,脸上还带着一丝的好奇。

    “得了,咱们这次算是没戏了”白铭突然轻声叹了口气,小声的对身边的毛老还有蔡老师说了一句。

    三人这次也有一个竞拍资格,无论是毛老还是蔡老老师都有在北京开店的想法,潘家园当然是最合适的地方,这次听说有家店要公开竞拍,两人就联合了白铭,想一起来争争看看。

    他们三个的资产,外加点借债贷款,还是有希望竞拍下这家店,只不过现在李阳一参与进来,别说白铭了,就是蔡老师和毛老两人也都没了信心。

    这种信心并不是金钱上,在三人的印象中,好像还没有李阳做不成的事。

    “诸位,下午好”

    会议室走进来了三个人,三个都是四五十岁样子的中年人,最中间的一个有些胖,年纪最大,显得很有威严。

    “迟局长好”

    下面坐着的人纷纷起身,不少人还和中间那胖点的男子打着招呼,胖男子叫迟勇,是管理局的副局长,这次的竞拍活动就是他在主持。

    说是竞拍,其实和公开招标差不多,不同的是招标是工程,这次卖的是一家店,所以才叫竞拍。

    迟勇站在会议室的中央,往下四处看了看,他的脸上还带着笑容,显得非常的满意。

    眼下这些人,各个都是腰缠万贯,现在这些人很多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让迟勇有着一种强烈的优越感,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他只是个副处级的副局长,这么大的年纪,想再升一步几乎没有可能,这样的人对权力的享受也是最渴望的,眼下不管是认识的还不是认识的人,都让他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诸位好,这次我们管理局受飞翔集团的委托,公开竞拍他们名下所持有的瑞祥斋未来十三年的经营权,关于瑞祥斋的情况请马科长向他家汇报”

    迟勇说完就坐了下来,还喝了口茶,在他看来领导的样子就该这样,今天他就是领导。

    “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好……”

    迟勇右边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开始发言,他说的这些好多人早都已经知道,也只有李阳最不清楚,此时李阳听的最为仔细。

    瑞祥斋就是飞翔集团名下的那家古玩店,位于潘家园市场最繁华的临街区域,总面积三百二十七个平方,分为上下两层,一楼主体面积二百三十二个平方,是主要的经营场地。

    瑞祥斋的名字不知道谁取的,不过这家店并没有给主人带来瑞祥,最终被主人所抛弃了。

    这家店的经理是飞翔集团外聘来的行内人士,挺有能力的一个人,在他的经营下,瑞祥斋的业绩虽然在同类中不算最好,但也是上等,每年都能上交不错的利润,这次若不是集团总部出现了危机,他们绝对不会抛售这家店。

    从他们愿意把店送给李阳来做赔礼也能看出他们对这店的重视,赔礼的东西总不能太随意,拿不出手的话可显示不出什么诚意。

    瑞祥斋主要经营瓷器和字画,杂项也有一些,但不多,马科长的介绍很详细,足足介绍了十几分钟,哪怕是早就了解情况的人,此时也只能耐着性子听着。

    “我的介绍完了,请柳主任介绍这次竞拍的详细规则”

    马科长说完又指了指迟勇身边的另外一个人,在会议室坐着的人只能挺直了身子,继续听他们这几位领导的发言。

    “好,我就说几句,这次飞翔集团委托我们进行竞拍,我们也要为他们尽责……”

    那位柳主任笑了笑,下面的人有些开始暗骂了,早在飞翔集团想要出手这家店的时候就有人找上门过,出高价愿意接手。

    只不过他们管理局的人手快一些,最终让飞翔集团通过他们这进行公开竞拍,价格可以卖的高一些,同时管理局的人还能分上一杯羹。

    柳主任的几句话说了十几分钟,无非是竞拍的一些注意事项,最后连李阳都听烦了。这类商业活动和官方一掺和,肯定会变质,眼下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一个小时的竞拍,他们这几位领导的讲话就占了一半的时间。

    “现在正式开始竞拍,瑞祥斋十三年的经营权,底价为一千三百万,任何竞拍成功者都要接下瑞祥斋价值八百万的货品”

    最后迟勇做了总结,这竞拍总算正式开始了。

    “一千四百万”

    迟勇刚宣布开始,就开始有人竞价,底价相当于每年一百万的经营费用,这个价格可以说很低,这么大的店在潘家园绝对不止这个数。这个还是七年前飞翔集团接下这家店时候的价格,今天被拿来做了底价。

    “一千五百万”

    “两千万”

    会场刚刚进行三次叫价,就有人把价格抬升到了两千万,一下子加了五百万,刚刚想升起来的竞价热潮瞬间消退了一些,大家都打起了心中的小九九。

    “两千一百万”

    最低提价要求是一百万,这个要求有些高,不过这样能够更快的让这场竞拍结束,没人对此提出过意见。

    “两千两百万”

    “两千四百万”

    “两千五百万”

    “三千万”

    这次被人一下子提到了三千万,现场所有的人都愣在了那里,包括白铭他们,竞价两千万和三千万的都是常盛,很多人都注视着常盛,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三千一百万”

    这次出价的则是李阳,还是常盛暗示他要出价。三千一百万的价格也不算高,现在那家店每年房租都需要差不多两三百万,未来还有十几年,这个价格可以说非常非常的划算。

    现场认识常盛的人可不少,都知道常盛是个有能量的人,在北京城能也算得上是位公子哥,常盛的强势让大家都陷入到沉思之中,见李阳出面和常盛竞争,正乐得先看看热闹。

    “三千两百万”

    常盛再次加价,这次和刚才不一样,只加了一百万。

    这点众人倒也能理解,再一次加那么多常盛恐怕就要惹众怒了,真加到四千万,几乎把价格提到了顶点,下面能够提价的空间就不多了,等于一下子要得罪那么多的人,得不偿失。

    “三千两百万,常总出价三千两百万,还有人加价吗?”

    迟勇淡淡的问了一句,这是公开竞拍,不是真正的拍卖会,规矩并没有那么严格,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价高者得。

    台下坐着的一些人,又把目光都又对准了李阳,刚才就是李阳在和常盛竞争。

    之前注意到李阳和常盛之间动作的人并不多,这里很多人都是相识的,偶尔遇到个熟人打声招呼很正常,也只有毛老和白铭他们能猜到常盛的用意。

    “没人加价开始倒数了,三千两百万一次……”

    迟勇淡淡的又说了一句,很像是主持拍卖的拍卖师,有几个人开始犹豫,李阳这边已经喊了出来。

    “三千三百万”

    李阳提了价,想出价的人都暂时停了下来,想看看常盛的反应,这也是一种正常的想法。

    这一次,常盛并没有马上跟着出价,而那迟勇则皱了皱眉头。

    “三千三百万,还有人加价吗?”

    迟勇依然扮演着拍卖师的角色,大家都在看常盛,并没有人接话。

    “三千三百万一次,三千三百万两次,三千三百万三次,好了,我宣布竞拍结束”

    迟勇三次喊数很快喊完,前两次的喊数倒不快,可最后一次和第二次的间隔就很短了,让一些犹豫的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竞拍就结束了。

    “我就知道,咱们这次肯定是陪着李老弟走了个过场”

    白铭哀叹了一声,现场那么多人,提前知道常盛用意的人也就只有他们,但以他们和李阳的关系,自然不可能揭穿这些。

    这一次常盛是自愿做托,把李阳给托起来,让李阳以小代价活得了这个古玩店。

    “等等迟局,这就结束了?”

    第一排的有个人急忙站起来叫了一声,还有很多人都同样的看着那个胖胖的迟局长。

    三千三百万,这可比他们之前所有人预想的价格都要低的多,很多人的心里价格都在四千万以上,眼下竟然被人以三千三百万的价格竞拍走,很多人都有种接受不了的感觉。

    这个价格,哪怕是飞翔集团单独卖都不可能,这绝对是个超低价。

    “结束了,我刚才已经喊过数,没人竞价,只能结束”

    迟勇心里微微有点不舒服,可一想起刚才常盛偷偷给他打电话所做的承诺也就安心了,反正最终赔钱的人是飞翔集团,他的好处一点都少不了。

    相对比目前麻烦缠身,后台又倒了的飞翔集团,常盛的面子还要更大一些。

    迟勇起身就要离开,那人急忙拦住了他,焦急的叫道:“迟局,这不太好吧?”

    “这是规定,有什么不满意你们可以向苏局长汇报”

    迟勇的语气很平淡,说完不等这些人反应就带着人走了出去,留下众多的老板在那大声的议论着。

    “李先生,恭喜”

    常盛走到后排,向李阳伸了伸手,前面的很多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

    “谢谢常总”

    李阳也伸出去了手,李阳不笨,一开始还不理解,可当常盛让常丰提醒自己跟着竞价的时候李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也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之前常盛准备了两个资格确实有自己的想法。

    不同的是,常盛将准备好的资格让给了李阳,等于也把这次竞拍到古玩店的机会让给了李阳。

    至于迟勇的态度,则是常盛临时给他打电话做的承诺。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等其他的人明白了怎么回事都已经晚了。

    常盛这么做,也等于得罪了很多的人,对此他并不在乎,若是在乎的话一开始他就不会准备两个资格,为自己使用这种方法来竞拍了。

    “李先生,我带您去办手续”常盛根本不在意那些人充满恼怒的目光,笑呵呵的带着李阳离开了会议室,后面那些人恼怒的同时也都显得很是惊讶。

    常盛的背景他们可都非常的清楚,眼下常盛对这个年轻人的态度也太好了点,帮他低价竞拍到古玩店不说,还要帮着做完一系列的手续。

    猛然间,有聪明的人脸色开始变了变,匆匆的离开了会议室。

    常盛的背景是很厉害,但在北京城比常盛厉害的还有很多,连常盛公司的经理都能猜出李阳的身份,这些人若是想不到一点,他们这么多年的生意都白做了。

    手续办的很快,三千三百万加上必须接下的八百万货底,一共是四千一百万,李阳直接签了现金支票,签下字后,这家店的经营权就变为李阳所有。

    办事效率之快连李阳都很惊讶,走出管理处的时候李阳甚至还有些迷糊,突发奇想来潘家园一趟,他就多出了一家古玩店,在北京李阳也算有了自己的生意。

    “这家店目前还在营业,只是因为要出售的事让员工都有些人心惶惶,我前几天找人偷偷的安慰了他们一下,现在一切还算正常”常盛走在李阳的身边,笑着为李阳做着介绍。

    店里的员工情绪前段时间确实有过很大的影响,常盛对这家店有了必得之心之后,就悄悄的做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眼下这些等于都是他替李阳做的了。

    “原来如此,常总,我是不是夺了你的生意?”李阳轻轻点了下头,突然又问了一句。

    白铭和毛老他们的心里都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李阳就算不来,他们想拿下这家店都不容易。常盛连私下的工作都做了,这点可要比他们强的多,真的竞争下去,他们不一定能争的过财大气粗的常盛。

    ……………………

    两更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