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零零章 竞拍战利品(上)

小小羽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零零章竞拍战利品(上)

    “你们都到了?”

    李阳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些人,他原本是计划等晚饭过后在拍卖那块玻璃种翡翠,没想到这些人这么快就来了。

    “李先生,大家有些心急,就都到这里来等着你,你看你那块翡翠什么时候竞拍?还有这些都是珠宝公司的同行,他们也想着参与竞拍,希望能给个方便”

    林郎笑呵呵的走了过来,那些没有得到李阳允许就过来的珠宝公司老总们都递过去一个感ji的眼神,林郎这句话拉拢了不少的人情。

    “既然大家这么着急,那就马上开始吧,大家先稍等,我请酒店的人帮忙开一间会议室”

    李阳无奈的摇了下头,这些人还真积极,现在也只能先卖了那块翡翠再说。

    对林郎的话李阳没有反对,来的人越多对李阳越有好处,几个人也是竞拍,几十个人也一样,林郎也是把握到了这点才卖出去那个顺手人情。林郎能把一个小家族企业做成现在首屈一指的加拿大华人企业,没有两把刷子肯定办不到。

    不过玻璃种翡翠的吸引力还真的很大,一些得到消息,又不认识李阳的珠宝公司也来了人碰碰运气,想着能不能竞拍走这一小块玻璃种回去。

    公盘上也有玻璃种翡翠毛料,但是那里竞争力更大,还都有一定风险的赌石。

    另外,财大气粗的大型珠宝公司以及大毛料商人都盯着这些毛料,一些实力不够的珠宝公司想竞拍下来很难,李阳这里出现了一块玻璃种的明料,自然会引来大家的关注。

    桑达拉已经走了出去,桑达拉是这家酒店的董事之一,由他安排会议室最为合适。

    酒店的经理很快跑了过来,听桑达拉说要一间小型会议室马上就让人做了安排,整个过程没有十分钟,办事的效率极快。

    这让李阳再次的感叹有关系就是好,要是没有桑达拉的这层关系,半个小时之内能给他办完这些就非常不错了,会议室的准备及安排需要一定的时间。

    那块玻璃种翡翠昨天晚上就送到了李阳的手里,赵奎并没有跑这一趟,是桑达拉命令庄园的人特意送过来的,对李阳,桑达拉也算是完全用了心。

    翡翠在酒店的保险箱内,李阳和众人一起直接去了会议室,刘刚则跑回李阳的房间去取翡翠。

    李阳和卓老一共对赌了六块毛料,全部赌涨,这些翡翠做为战利品现在都在李阳的手里。

    最好的一块翡翠自然是李阳解出来的那块冰孺种金丝红翡,金丝红翡太过罕见,已经被李阳列为了非卖品,这块翡翠不可能出现在会议室内。

    酒店为李阳他们安排的是一个可以容纳百人的中型会议室,有主席台和下面的位子,李阳也没上主席台,就在下面和林郎和安文君他们坐在了一起。

    李灿则被李阳临时安排成了拍卖官,李灿不是专业的拍卖师,不过他毕竟在拍卖公司工作了这么长的时间,主持这样一个si人竞拍还是完全没问题。这种si人竞拍很随意,不像拍卖会那么严格。

    众人坐好之后,大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得到消息的珠宝公司并不多,来的人更少,一共只有二十多家,相对比整个公盘的竞争力来说要小了许多。

    一些人还翘着脑袋不时的看着门口。

    五分钟之后,刘刚带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走了进来,看到盒子众人都有些失望,无法第一眼就看到翡翠了。

    同时大家的心里也都有些ji动,这次公盘还没开始,就有了一次竞拍玻璃种翡翠明料的机会,算是一次意外,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李灿从刘刚手里接过盒子,径自走上了主席台。

    在拍卖公司做了很长时间的高管,又组织过很多次的拍卖会,李灿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只会经营一家古玩店的小老板,在李灿的身上也有着一股成熟的气质。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各位贵宾,你们好”

    李灿照例来了个开场白,底下响起了一片的掌声,只是很多人看的并不是李灿,而是李灿手上那精致的盒子。

    李灿也很知趣,开场白之后马上打开了盒子,从盒子里面拿出一块小小的翡翠来。

    坐在主席台下的众人都愣了一下,林郎和安文君还转头看了看李阳,这块毛料实在太小了,小到连镯子都做不出来,和李阳所描述的并不一样。

    “这不是玻璃种,这是高冰种翡翠”

    坐在前排的邵玉强突然说了一句,众人都仔细的看了一眼,这块翡翠果然是块高冰种,是李阳和卓老对赌时候,高伯解出来的第二块翡翠。

    高冰种的透明度接近了玻璃种,李灿一开始又没有明说,让大家都误以为这块翡翠就是李阳要竞拍的玻璃种。

    在之前,李阳可没说过他还有别的翡翠要竞拍。

    “没错,这是一块高冰种蓝绿翡翠,这块翡翠将实行无底价竞拍,价高者得,使用人民币叫价。不过前提条件是钱货两清,我们不希望有人出现了竞拍之后却不交易的情况”

    李灿在台上笑呵呵的说了一句,说完还看了看台下每个珠宝公司的人,这是si人xing质的竞拍,没有预展也没有任何的押金,有些人拍下之后不付款他们也没办法。

    “这点请放心,若是有人故意捣乱拍下后不交易,我们将会联合在一起惩罚他”

    林郎大声说了一句,说完还回头看了看其他珠宝公司的人,林郎的公司虽然在加拿大,但他在整个行业内都很有人缘,也只有他敢说这样的话了。

    “对没有信誉的人,必须惩罚”邵玉强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句话也表明了对李阳的支持。

    “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安氏愿意上报珠宝协会,把这件事通报给整个行业的人”

    安文君跟着说了一句,她所说的珠宝协会可不是中宝协,而是世界珠宝协会,在世界珠宝协会上通报,那这家公司不守信用的事将会传遍整个行业,以后行内任何公司恐怕都不愿意再和他们打交道,这才是最严厉的惩罚。

    “对,不守信用的人一定要严惩”

    “请李先生放心,我们金翠珠宝保证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们华联珠宝也是,保证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其他的珠宝公司老总纷纷表态,李灿站在台上lu出了满意的笑容,这句话是他临时加的,怕的就是没有约束的拍卖会会出现高价竞拍却拒不付款的情况,这样他可没办法向李阳交代。

    在珠宝公司干了这么久,对这种情况李灿可是深有体会,这可不是偶然的现象,他们公司就曾经遇到过。

    “现在正式开始拍卖第一块,高冰种蓝绿翡翠”

    李灿拿着那块高冰种蓝绿翡翠,走下来让每个人仔细的看了一眼,最后走回台上之后才大声的叫了一句。

    “三十八万”

    “四十万”

    “四十一万”

    李灿的话音刚落,下面的竞价声就响了起来,无底价竞拍,不是意味着你能上去就开个极低的低价,那样是等于砸厂子,恐怕一开口就会被赶出去。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块高冰种翡翠,做不了镯子,做些挂坠戒面还没问题的,一样能吸引来不少的顾客,底下的人一开始竞拍的时候就显得很是积极。

    “四十五万”这次开价的是林郎,安文君回头看了林郎一眼,并没有说话。

    “四十六万”

    这次叫价的则是邵玉强,他自己坐在前排,也没有回头,脸上始终带着股淡淡的微笑。

    “四十八万”

    邵玉强一开口,安文君紧跟着就竞价了,后面的几个珠宝公司的老总互相看了看,脸上都带出一丝的苦笑。

    安氏和邵氏还是不对路,还在处处针对对方,这在平时是他们乐意见到的事,可在拍卖会上就不行了,他们两家人会把价格弄的一团糟,让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竞拍。

    “四十八万,还有没有比四十八万更高的?”

    李灿大声问了一句,脸上的笑容很盛,安氏珠宝竞拍下这块翡翠的话,他就不用担心交易不成功了,安氏对李阳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五十万”

    安文君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这次出价的是林郎,安文君低头想了一会,随后摇了下头。

    她要竞争的是邵氏,林郎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威胁,这块普通的高冰种安文君并不是那么的在意,这块翡翠毕竟太小了,再说她昨天已经拿到了一块高冰种紫罗兰。

    “五十万,有没有比五十万更高的了?”

    李灿再次大叫了一声,后排有几个珠宝公司老总犹豫了一下,最后都放弃了。

    五十万严格来说还在市场价的范围之内,但也是极高的价钱了,大家的心思大都在玻璃种上,不想因为这小块高冰种引起太过ji烈的竞争。

    李阳也没有在意,五十万不是低价,在国内也不一定能卖出这个价格来,在缅甸卖的翡翠,带出去可都要办手续的。

    当然了,李阳完全可以通过桑达拉家族走si出去,没人会说什么,林郎他们就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五十万一次,五十万两次,五十万三次,成交”

    李灿大叫了一声,他的手上没有小锤,不过这句成交一样有效,这块高冰种的翡翠,被林郎以五十万人民币的价格拍了下来。

    ………………

    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月票达到了90票,只差十票就可以单日破百了,本月除了第一天,小羽的月票还没单日破过百,希望今天能实现一次。

    再次感谢大家,小羽继续去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