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三三、六三四章 现场直播,下刀解石(二合一大章 )

小小羽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三三、六三四章 现场直播,下刀解石(二合一大章)

    周围瞬间变的极为安静。

    每个人的表情都几近相同,全是一脸呆滞的样子,包括桑达拉和林郎。

    他们听到了什么?翡翠王居然主动提出要和李阳对赌,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让每个人都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翡翠王已经很久没和人对赌过了,这点很多人都知道。

    五年前,赌石界曾有过一次沸沸扬扬的悬赏对赌事件,至今都是赌石界的一大谈资。

    有一位从来的赌石专家,运气非常的不错,水平只能算是一般,在当年的平洲大公盘赌到了一块玻璃种翡翠,缅甸公盘又赌到了两块玻璃种,连续三块玻璃种让他赚了不少的钱,也变成了当年赌石界很出名的一个人。

    有钱又有了这些战绩之后,这个人变的无比的狂傲,要去挑战翡翠王。

    翡翠王根本没有搭理他,后来这人直接悬赏两千万人民币,只要翡翠王愿意和他对赌,无论结果如何,这两千万都是翡翠王的。

    五年前的翡翠还没有现在这么高的价格,两千万算是笔不小的数目了。

    两千万的悬赏出来之后,大家都等待着翡翠王的回答,翡翠王这次没有不搭理他,让人给他送去了五块表现各不相同的毛料,给他五选一的机会。只要他选中了其中价值最高的一块,翡翠王就和他对赌,还会额外奉送四千万给他。

    最后的结果大家都不太清楚,不过那个人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云南过倒是真的。

    一年之后,这个人再次复出,连续参加了平洲公盘和缅甸公盘。这次他就没去年的好运气了,平洲赔了一半,缅甸更惨,赔的只剩下了路费,从此这个人彻底的在赌石界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

    自那以后,翡翠王不和别人对赌的事也传了出去,又有很想找翡翠王对赌的人也都打消了念头,慢慢的翡翠王再也没和别人对赌过。

    与卓老的对赌倒是有几次,但两人的关系不同,两人当年是同时学艺的人,也是共同进入缅甸矿区艰苦奋斗的同伴。两人有着超乎兄弟般的感情,况且卓老失明之后还能重新站起来成为一代大师,是位值得所有人尊重的老人。

    翡翠王与卓老对赌,更多的是感情因素,除此之外翡翠王再没有和其他人有过对赌了,至少最近十年内从没有过,对这点邵玉强非常的清楚。

    而今天,翡翠王不仅要和人对赌,还是他主动提出来的,让每个人都有种不相信的感觉。

    “师傅,您这是?”过了一分多钟,邵玉强才小声的问了一句。

    “难得遇到一位真正的对手,你以后会明白的!”

    翡翠王笑了笑,轻声的说了一句,周围的人马上都露出了恍然的神色,非常羡慕的看了看李阳。

    翡翠王这句话,等于真正把李阳抬高到了和他相同的地位,有句俗话不是说‘英雄寂寞’吗,估计翡翠王就是这样,之前不和人对赌,只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对手。

    现在对手出现了,所以翡翠王主动提出了对赌的要求。

    邵玉强轻轻点了下头,翡翠王这么一解释好像也能说的过去,可是他总感觉还是有哪里不对,具体是哪里不对就说不上了。

    “李阳,你考虑的如何了?”

    翡翠王又回头问了李阳一句,李阳四处看了看,慢慢的点了点头,轻声道:“我同意,不过我要先问清楚,您说的三局两胜,是不是三块毛料分开来赌,并不计算最终的总价值?”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只论单块毛料的价值,不论总价!”

    翡翠王马上点了下头,周围的人现在也都明白了,翡翠王提出的是另一种对赌的方法。

    通常来说,对赌赌的是毛料解出翡翠的总体价值,无论是一块毛料还是多块毛料,谁解出的翡翠价值最高谁就获胜,这也是一种非常公平的方法。

    李阳和卓老上次的对赌就是这样,这样的对赌对毛料的数量没什么限制,选多少都行,卓老是为了体现双方的实力,又能节省时间才提出的三块毛料对赌,其实四块五块六块毛料都能采取这样的方式。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翡翠王提出的这种了。

    这种方法只比较每块毛料的成绩,这样的对赌的毛料数量就必须使用单数,而且里面还有着很大的技巧性。

    这种技巧性对实力的要求更高,不仅要能看出自己毛料的价值,还要能看透对方毛料的价值,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另外,这种对赌的方法对心理素质的要求也很高,要能沉住气,采用最适合,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法,这样哪怕你翡翠的总体价值比不过对方,但只要能保证了获胜的局数,最终的胜利就一定属于你。

    这类对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田忌赛马’,懂的使用技巧,获胜的可能性就更高。

    “我明白了,我同意!”

    李阳嘴角渐渐又扬起了一丝的笑意,这类的对赌太适合他了。他现在可是完全的知己知彼,对方三块毛料的内部情况他已经非常的清楚,有这么有利的一个条件,他若是输了的话,那也可以找根绳子去抹脖子了。

    “好,什么时候开始?”

    翡翠王又问了一句,李阳回头四处看了看,他旁边还有台闲置的解石机,地方算是有了。

    “就现在吧!”

    李阳走到推车前,把白沙皮壳,表面有金丝种翡翠的毛料,以及另一块白盐砂皮壳的毛料选了出来。

    这五块是李阳中标的那些毛料中最好的,这三块,又是这五块中最好的,可谓是精中求精的毛料了。

    见到李阳选出的三块毛料,翡翠王眼中也闪过道了惊讶,这道眼神一闪而逝,周围谁都没有注意到。

    翡翠王首先仔细的看了看那白盐砂皮壳的半赌毛料,过了一会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的凝重。

    这是一块带有蟒纹和松花的半赌毛料,可惜不是带蜞,若是带蜞上有松花的话,这块毛料肯定会有颜色。

    带蜞就是带形蟒,这块蟒纹虽然不是带形蟒,但也是非常好的蜂窝蟒,出好色和高翠的几率都很高,从皮壳的表现来分析的话,这是一块很值得一赌,非常好的毛料。

    这块毛料上还有一个切面,切面上带有很漂亮的白色雾层,雾层下隐隐浮现着淡淡的翠绿,这样的毛料无论在哪,都是争抢着要的好毛料,标价肯定不会低。

    事实上也是如此,这块毛料的标价是一百五十万欧元,李阳最后的成交价是五百六十万欧元,后面也带有零头,那点零头就不用计算在里面了。

    五百六十万,涨了差不多快四倍了,也可以看出竞争这块毛料的人很不少,李阳拿下来也是花了一番的功夫。

    翡翠王的神色凝重,但并没有什么担心,继续往下看了下去。看到那金丝种毛料后,翡翠王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的疑惑,很不解的轻轻摇了下头,这块毛料连他都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最后那块就是白沙皮壳的毛料了,看着这块毛料,翡翠王心中则有着很大的感慨,很多年了,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看中的毛料居然被别人抢了先。最让翡翠王郁闷的是,别人只比他多出八万欧元就抢到了这块标价超过千万欧元的毛料。

    严格说起来这次还不算是最惨,明标第一天,那块老象皮毛料翡翠王就以五欧元的差距失之交臂,那次可谓是最倒霉了,比这次还要过分。

    “李阳,我们这次对赌要不要舔点彩头?”

    翡翠王看完毛料,突然又说了一句,这三块毛料有两块翡翠王能看出个大概,唯一看不透的就是那金丝种翡翠,不过这并不影响翡翠王的信心。翡翠王的信心可是建立在他一辈子积累的丰富经验,以及他对赌石无比了解的基础上的。

    李阳微微一顿,马上点头道:“彩头,好啊,您说怎么添?”

    “你和卓老对赌的时候,彩头就是解出的翡翠,咱们这次也如此吧,谁赢了,这六块毛料出的翡翠都归谁,你看如何?”翡翠王沉吟了一下,这才慢慢的说道。

    周围的人顿时又有了些喧闹,这些毛料中,可有三块都是价值超过亿元人民币的毛料,其他的价值也都不低,单从价值来说,这可以说得上是一次豪赌了,绝对的豪赌。

    赢了,就能赚上好多,输了绝对的血本无归。

    大家的目光此时都集中在了李阳的身上,翡翠王提出这样的赌约,在这些人眼里多少有点占优势欺负人的感觉。首先翡翠王的名气放在那呢,北圣的名气也很大,这几天又特别的风光,但他毕竟年轻,任何人都不会觉得他能超过翡翠王。

    其次,翡翠王的三块毛料中有两块都超过了亿元人民币,其中还有这届公盘的标王。从毛料价值来说翡翠王远远高于李阳,毛料价值越高,那解出的翡翠可能就越好,这点翡翠王又占尽了优势。

    毛料的价值不是最后翡翠的价值,高价的毛料也有赌跨的可能,低价的毛料同样有着大涨的希望。

    不过到了翡翠王他们这个层次,毛料上的价格差距就显得很重要了。他们这种顶尖的高手,对毛料的判断非常的精确,想出大跨并不容易,这个时候价格越高的毛料,占的优势也就越大。

    “我同意!”

    李阳淡淡的说了一句,周围的人马上一阵哗然。

    很多人都以为李阳会拒绝这个彩头,毕竟他目前的情况可是不占一点的优势,李阳即使拒绝别人也不会说什么,让大家没想到的是,李阳居然同意了。

    有些人开始暗暗的为李阳惋惜,李阳这几块毛料加在一起也值不少的钱,这次估计都要输出去了。

    “好,我用这台解石机,我先选了解石机,你就先选毛料吧!”

    翡翠王笑呵呵的指了李阳身后一台空着的解石机,慢慢的说了一句,李阳惊愕的回过了头,这次连李阳的脸上也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次的对赌,赌的可是每次解出来的翡翠价值,先选出对赌毛料的人肯定不占优势,甚至可以说把先手的机会拱手让给了对方。对手完全可以根据你毛料的情况进行选择,使用田忌赛马的方式赢了你。

    其他的一些人也是傻傻的看着翡翠王,他们都怀疑,这种明显想要占便宜的话,真是翡翠王说出来的吗?

    只有邵玉强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这些人都不了解他的师傅,翡翠王的名声是不小,但他从没在意过这些虚荣的东西。他和李阳一样,一开始别人给他这个封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接受过,他越不接受别人反而就越这样叫他,久而久之很多人不知道他的真正名字叫什么,都知道他是翡翠王。

    还有一点,翡翠王的成长经历并不顺利,年轻的时候可以说吃了很多的苦,无论是拜师偷艺,还是去矿区实践摸索赌石经验,都有着别人所无法想象的艰辛。

    这些艰辛,让他很久以前就舍弃了那些没意义的存在,翡翠王最重视的只有结果。

    只要结果获胜就行,简单点来说,就是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当然了,翡翠王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不会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来。

    “马老先生,您是前辈,我看还是由您先选吧,省的大家说我不敬老!”

    李阳只是愣了一下,马上便反应了过来,微笑着回了一句。不过他的心中更为警惕,翡翠王一点不在意自己的名声,想尽办法的为自己创造优势,这对李阳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前辈现在也不行啊,我老了,你可是正年轻的时候,未来是你们的天下,还是你先吧!”

    翡翠王再次摇了下头,李阳刚想说话,周围突然匆匆跑过来几个人,桑达拉眉头稍微皱动了下,慢慢的走了过去。

    这次来的人是公盘的一位负责人,也是政府的一个高层官员,在珠宝中心,他有着很大的权利,可以说能在这里做主了。

    桑达拉和他交谈了一会,这人竟然是为了李阳和翡翠王的对赌而来,两人的对赌还没开始,居然都传到负责人的耳朵里去了,这消息传的也太快了。

    知道他的目的之后,桑达拉没敢怠慢,马上带着他去见李阳和翡翠王,他所要求的事桑达拉无法做主,还要看这两位当事人。

    负责人简单的说了一会,李阳和翡翠王互相看了看,最后一了点头。

    这位负责人是想借助两人的对赌来提升一下公盘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看到这场精彩的对赌场面。

    他想在解石区设置大屏幕,用投影机现场直播两人对赌的场面,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这场南王北圣的对决。这样做还有一个巨大的好处,有了大屏幕,就可以让他们周围围观他们解石的人离开,给他们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

    得到两人的同意之后,负责人马上去安排了起来,同时吩咐人快速的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

    南王北圣要对赌了,还有标王要在现场解开,这两条无论哪一点都会引来无数人的疯狂,一些人得知之后,哪怕已经回了酒店也在快速往珠宝中心赶,心里还后悔干嘛回去那么早。

    还在珠宝中心的人,更是疯一般的往解石区跑,想尽早占个好位置。到了解石区他们才发现,公盘管理处的人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大屏幕,虽然无法直接看到解石,但通过投影机转过来的现场直播也很不错,至少每个人都能看的很清楚。

    对公盘管理处人的做法很多人表示非常满意,这次他们的确做到了人性化。

    李阳和翡翠王的周围已经被清理了,现在旁边全是守护的士兵,还为他们架设了明亮的探照灯,一会天就要黑了,没有明亮的灯光可不行。

    解石机旁只剩下了双方身边的人,看着外面那个像电影院式的大屏幕,司马林、桑达拉和邵玉强他们心里也都有着一点复杂的情绪。也只有翡翠王和李阳这种等级的对决才会引来这么大的动静,换成他们绝无可能。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李阳又回头看了一眼翡翠王。

    “马老先生,我看不如我们按照毛料价值来排序,中标价格高的先解,低的最后解,您看怎么样?”

    李阳提出了一个建议,翡翠王又看了一眼李阳的三块毛料,静静的站在那里,没答应,也没拒绝。

    三块毛料竞争,若是用‘田忌赛马’来比喻的话,那块标王毛料就是他的‘上等马’。李阳的‘上等马’则是那白沙皮壳的赌石毛料,翡翠王并不愿意第一次就让双方的‘上等马’碰撞,毕竟对方手上有块连他都看不透的毛料,他更想把这‘上等马’去对和那块看不透的毛料去对比,这样可以稳赢一把。

    不过做出最有利于他的选择并不容易,李阳可不是傻子,会同意才怪。

    其他人也都看着翡翠王,李阳提出的这个建议大家都认为很合适,无法抉择的情况下,两人又不远抽签,以中标的价值进行选择确实是个好主意。

    “好,我同意!”

    过了好几分钟,翡翠王才慢慢的说了一句,标王毛料可不一定会输给李阳的白沙皮壳毛料。翡翠王之所以把白沙皮壳做为最重视的毛料是因为他的隐蔽性,相对比成为标王的帝王绿毛料来说,这块白沙皮壳的毛料能获得的利益更高。

    “那就开始吧!”

    李阳慢慢的点了点头,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不过他的心里已经很激动,翡翠王同意了就好,这个看似中和的主意,其实还是对他有利。

    “开始!”

    翡翠王轻轻抚摸了一下那帝王绿的标王毛料,随后站在了解石机的面前,看着大屏幕投影的那些人马上都激动了起来,翡翠王可是很久没有现身亲自解过毛料了。

    听着外面的喧闹及大声叫喊翡翠王的声音,李阳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从人气方面来说,他确实无法和翡翠王相比,人家有着成名几十年带来的威望,这些是出道才一年的他所不具备的。

    开始解石了,这场对赌也等于开始了,两人都固定毛料的时候,外面那些对着大屏幕的人都自然的屏住了呼吸。

    此时大屏幕的周围已经聚集了差不多两千人,还有不少人正往这里赶,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不少人进入到解石区。那位负责人高兴的同时也有些发愁,大屏幕周围的空地是不小,但也只能容纳三千来人,再多就不行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突破三千人很有可能,而且很快就会突破,他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然这次的结果就不是宣传,会变成让他都无法承受的骚乱。

    最后还是他旁边的人帮他出了个主意,投影机是连着摄像机的,只要有足够长的线就行,他们马上在解石区外的暗标3区重新架设了一个大屏幕播放台,两边同时直播,暗标3区更大,只是观看的话容纳三四千人都没任何的问题。

    不过这些人想坐着看就不可能了,来到只能站着,对很多人来说,能见到翡翠王亲自出手,亲眼看到南王北圣的精彩对决,站着看也是愿意的。

    外面的情况稳定后,处在中心的两个人终于开始了解石。

    先动刀的是翡翠王,翡翠王的这块毛料是黄梨皮壳,八点六公斤重,算不得特别大的毛料。

    这块毛料有个十多厘米长的切面,雾层就在这个切面上,雾层的中间有一点突出的地方,可以明显看到里面透漏出的那一点满绿色,也正因为这个满绿色才让这块毛料变的那么值钱。

    翡翠王下刀的地点是雾层的边缘,这一刀没什么特别,中规中矩,看到标王开始被解,还是翡翠王亲自操刀,很多人都坐直了身子,全神贯注的盯着大屏幕,生怕漏掉了一点。

    另一边,李阳也固定好了毛料,准备下刀了。

    ………………

    感谢朋友们的鼎力支持,进入了前八,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

    不过后面追的实在太紧了,马上就要追上来了,小羽继续去码字,拜托朋友们帮小羽保住战果!

    ………………

    感谢大神级,孙晓君的家,emperor_aa ,王雨田每位朋友100币的打赏,感谢书友101129225314125 ,艾夭夭 ,盟主小口袋每位朋友588币的打赏。

    特别感谢化蝶飞蝶花 1888币的打赏,恭喜化蝶飞蝶花 和謎矢丶瞹两位朋友晋升本书舵主。

    隆重感谢盟主小口袋和盟主吾愛堂两位盟主每人10000币的打赏,小羽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