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一一五八章 真正的清明上河

小小羽 Ctrl+D 收藏本站

    一千两百万的价格很快出现在了屏幕上。

    高总紧张的握着杯子,以他的财力,直接加到两千万也没问题,但竞拍可不是纯粹的比拼财力。

    能用更低的价格拿到手当然最好,只知道用高价砸人的,那都是凯子,回去也会被笑话。

    一千两百万,暂时固定在了那里,格朗又开始说话了。

    他的话很具有煽动xìng,没几秒钟,大屏幕的数字再次发生了变化,这次是一千两百五十万。

    高总的脸上带着点失望,但他没停,马上又加了二十万欧元。

    屏幕上,最新的价格一直二十万,三十万的往上加着,直到一千五百八十万才停止。

    一千五百八十万,这个价格总算是固定在了上面,最终成为了成交价。

    “高总,恭喜!”

    毛老第一个祝贺,这个价格是高总一发狠从一千四百八十万直接加一百万上去的,不然还不知道又得竞争到什么时候。

    “谢谢,谢谢!”

    高总大笑着,还mo了mo额头的汗水,大拍卖会的竞拍压力,没有参加过的人绝对想象不到,哪怕高总是亿万富翁,这会也是紧张的满头汗水。

    每次加价可都是二三十万,这是欧元,换成人民币可就是两三百万了。

    每次几百万的加价,在国内也不多见。

    画总算拿了下来,高总的心也算彻底落了下来,这次的大拍卖对他来说没有白来,只是这一幅画就让他无比的满意。

    在国内,这样的画想买都不一定买得到。

    拍卖还在继续,格朗身边的助手带着一幅很长的卷轴走了过来,跟着他的还有一个很长的推椅,看到这一幕,黄院长,林郎他们马上坐直了身子。

    这么长的推椅,要展示的一定是很长的画,这样的画可不多见。

    两人的心里,隐隐有了一种感觉。

    李阳也坐直了身子,三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点严肃,让本想说话的白铭也直接闭上了嘴巴,惊讶的看着他们。

    三个人都如此慎重,在这次大拍卖会上还是首次见到,让白铭不自然的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推车到了格朗的身边,格朗微微一笑,慢慢开始说道:“下面是一幅伟大的作品,一幅真正震惊世界的伟大作品,它叫《清明上河图》,为中国北宋时期张择端所著……”

    随着他的话,一旁的助手慢慢的把画给展开了。

    而白铭,高总,毛老以及蔡老师他们,这会一起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大屏幕。

    特别是白铭,还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往黄院长那看了看。

    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清明上河图》,这幅画不是正在故宫藏着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故宫穷的开始投卖话了。

    见黄院长表情一直都很严肃,他又僵硬的把头转了过来,故宫偷卖画当然不可能,他也只是想一想而已。

    这会屏幕上已经开始对长推车长的画进行着特写。

    画卷展开,一片山水便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黄院长的眉头轻轻跳动了下,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画面在变换。

    画很长,助手慢慢的展开着,摄影机也都一直跟着,格朗这个时候根本没有说话,他似乎提前到了通知,让所有的人慢慢的欣赏着这幅画。

    山水之后,是一片小溪,小溪边有一驼队,看起来就像是城池的郊区,这些车队正在往城里面赶。

    再往前还有几户农家小院,整齐有致的分布在一片树林之间,树林之中有几棵树还带着鸟窝,看起来无比的真实。

    在树林的旁边还有个打麦场,几个石碾闲置在那里,不远处还有一个羊圈,羊圈的旁边似乎还有鸡鸭的窝。

    只看这些,就是一幅幽静的田园风光,无比的美丽。

    而所有看到这些的人,仿佛都回到了几百年前,回到了这片安详的土地上。

    画面继续展开,道路上猛然热闹了起来,一个迎亲的队伍正在缓缓向前移动来,队伍中的新郎官骑着高头大马,正喜气洋洋的看着四周。

    他仿佛在诉说着,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请大家都来吃糖。

    看到这一幕,很多人的脸上都不自然的带出一丝的笑容,好像被他的喜悦感染了一般,。

    画还在翻动,接着出现的则是一个花轿,花轿后面跟着一个挑着鱼肉的人,这是娘家人带来的,预祝女婿年年有余。

    迎亲的队伍走进了街市,后面变的更为热闹,街道两旁的茶楼还有店铺的人都纷纷的往这边看着,还都带着一股羡慕。

    连旁边正在表演的杂耍艺人,这会也正愣愣的在看着迎亲队伍,不知道在那想着什么。

    画面刚刚展现到这里,这还只是画的一小部分,但已经镇住了所有的人。

    格朗似乎感觉时间过的慢了一些,对旁边的助手轻轻点了下头,助手打开画面的速度猛然加快了一些,黄院长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愣愣的看着屏幕。

    这幅画很长,打开的时候不注意,可是容易造成损伤的。

    “黄爷爷!”

    黄院长的动作把他旁边的王佳佳吓了一跳,昨天他可是犯过一次病,王佳佳这会也顾不得看屏幕了,紧张的看着他。

    “我没事!”

    黄院长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林郎看了他一眼,又回过头来继续看着大屏幕。

    林郎的心里已经明白,莫拉蒂没有骗他,这幅画真的有可能是真的,只看黄院长的表现就能明白。

    李阳依然坐在那里,并没有动。

    这幅画还在展开,不过在这之前,画的一切都已经被他看过了一遍,早在画拿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打开了特殊能力。

    立体画面之下,李阳看的更清楚,更直观。

    长长的画绢,画中的一切都展现在了立体画面之中,画还没有彻底的展开,他就已经看清楚了所有。

    开头的山水,画之后的双龙小印,还有宋徽宗独特的瘦金体提款,特别是‘清明上河图’这五个大字,格外的显眼。

    整幅画的光圈,还有绢本,从时间来算全都符合北宋那个时期。

    最重要的,是画本身带来的那种淳朴,自然的感官,立体画面之中,这种感官更加的强烈,李阳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来到了宋朝,来到了汴京。

    他仿佛已经置身在这繁华的都城之中了。

    这幅画,不用去看黄院长的表情,李阳也已经明白了一切,这就是真本。

    画面展开的很快,没一会,整幅画便全部展开了,毛老,蔡老师还有白铭他们也都站了起来,而高总已经走到了大屏幕前,正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怎么只有李东阳的题跋,之后的都没了呢,陆费墀,嘉庆的印章呢?”

    蔡老师突然叫了一声,他去过故宫,见过故宫的那幅画,这幅画和那幅画有很多的相同,但也有很多的不同。

    首先这幅是完整的,有开篇的山水,有后面的双龙小印和宋徽宗的署名。

    不同的是,自李东阳之后,那些后来收藏者的题跋和印章都没了,严嵩,嘉庆还有其他的人,全都从这幅画上消失了。

    “没有这些,难道这是一幅赝品?”

    高总重新走了回来,惊愕的说了一句,说完之后,他又站在了那里。

    没人接他的话,白铭,毛老和蔡老师还都回头看了看黄院长,这画是不是赝品,最有权威,有有说服力的还是黄院长。

    事实上书画方面来说,国内的方老和徐老才是权威,不过黄院长在书画方面的成就也不差,即使比不过他们两人,也差不了多少。

    而在这里,黄院长就是他们的权威,特别《清明上河图》还是故宫的镇馆之宝。

    “不是赝品,这才是真正的真本!”

    黄院长没有说话,林郎则回过头,缓缓的说了一句,几个人的目光,瞬间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严嵩的题跋,嘉庆的印章没有了,是因为故宫收藏的那一幅,是严嵩拿到手的赝品,真品被隐藏了起来,一直直到今天,才真正的现身!”

    林郎又慢慢的说了一句,白铭,毛老他们的眼睛瞪的更大了,但脸上都带着一股恍然。

    相传,明嘉靖三年,《清明上河图》传到了陆完的手里,陆完是太子少保,兵部尚书,也是有名的大官。

    陆完夫fù对这幅画非常的喜欢,甚至陆完去世后,他的夫人也把画藏的严严实实,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让看。

    陆完的夫人有一个侄子,知道这幅画的存在,就讨好她,反复恳求,陆完的夫人最终无奈,才答应让他在自己的阁楼内看,但不准他带笔墨,更不准说给外人。

    夫人的侄子是个有才华的人,看了几次之后,竟然把这画完全记了下来。

    而且还临摹出一幅非常像的画。

    之后,严嵩知道了此事,就想办法把画拿到了手,按照野史传闻,那个时候严嵩拿到的应该是真画,不过现在来看,严嵩到手的,依然是赝品。

    只是这些都是野史,还有说画是陆完儿子缺钱卖了,之后又被严嵩拿到手的,不过不管哪种传闻,画都到过严嵩的手里。

    然后严嵩才在画上留下了题跋。

    这一段传闻很多人都知道,白铭,毛老他们更不例外,如果这幅画真的如同林郎所说是真本的话,那严嵩拿到手的肯定是假的。

    那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严嵩和之后的题跋和印章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