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一二七七章 不起眼的玉刀

小小羽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不起眼的小刀竟然是吾昆刀?”

    这把神兵利器的出现,引起寐乱的并不只是观众席,评委席、顾问席和领导席位那边也都开始议论了起来。

    可以说,从事玉雕行业,或者玉雕行业有关的人,几乎没人不知道陆子冈。

    对陆子冈有一点了解的,都会知道他做玉雕的独门兵器,吾昆刀。

    吾早刀重现人间,还是在这种场合内出现,由不得他们不惊讶。

    “陈老,这真是吾昆刀吗?”

    席会长亲自来到陈无极的身边,小声的问了一句,作为玉石协会的会长,他很清楚吾昆刀对玉雕师们的威力。

    “席会长,吾昆刀是李阳偶然找回来的!”

    陈老微笑点了下头,席会长眼睛瞪的更大了,陈无极承认了这把刀的身份,也证实了他们的猜测。

    “陈老,您的保密工作做的真好啊!”

    席会长苦笑着说了一句,李阳有吾昆刀的事只有少数人知道,”这少数人还都被陈无极请求保密,外界自然不清楚。

    其实在大师赛之前,陈无极就已经猜到了吾昆刀会带给大家的震撼,这也算是帮李阳造造势,现在来看效果很不错。

    讣李是个福缘深hou的人!”

    陈无极身边的洪老叹了口气,他们早就知道李阳有吾昆刀,但亲眼看到李阳熟练的使用这把刀,心里还是有些别样的想法。

    嫉妒之心,是人的一种本能,就算他们这些老前辈也不能例外。

    “洪老说的对,他的福缘,真的没办法说!”

    席会长很认同的点了点头,看着李阳的眼神又有些复杂,下面他什么也没说,和陈无极他们告别后又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他回去的同时,也把这把刀就是吾昆刀的消息带了回去。

    此时整个会场,”议论的几乎都是这把绝世神兵,连大屏幕都对准了李阳的手上,全面展现着这把刀。

    一把刀,这会俨然成为了所有人的中心。

    众人的议论声,并不能时间的推进,”比赛很快进行了五十分钟,一些速度快的玉雕大师已经结柬了雕划,开始抛光。

    第一个开始抛光的,”就是周晔。

    周晔做的是一把小锯子,小的时候,周晔最喜欢的并不是玉雕,而是木匠,那时候最羡慕的就是拿着锯子的木匠不断的洒汗挥舞,很希望有一天他也像这些木匠一样,拿着锯子做出别人需要的家具来。

    可惜他的父母对这个爱好并不赞同,玉雕也是工匠,”但地位要比木匠高的多。

    再加上他们也算是玉雕世家,周晔又性子温顺,在父母的要求下,从小就开始了玉雕的学习。

    聪明的人,在什么地方都会发光,周晔渐渐在玉雕行业闯出了自己的名声,”渐渐也就彻底放弃了木匠这个小时候的理想。

    今天陈无极出这个题目的时候,他第一个想的就是小时候羡慕的锯子,忍不住就做了个玉锯子出来。

    “周晔,”是个天才啊!”

    洪老看着大屏幕上显示的小玉锯,忍不住赞叹了一声,此时玉锯还没有完全抛光,但其中的不凡已经展现了出来。

    “对,一个真正的天才如果走上了歪路,其破坏力会超乎想象,”好在这个天才已经回归了正路!”

    宋老跟着说了一句,其他人都没说话,”周晔的事他们都很清楚。

    那些周仿古玉,至今还没有完全消除干净,”不过他们也都明白周晔做这些古玉是被迫的行为,对周晔并没有过多的责怪。

    “黄浩也不差啊!”

    齐老突然说了一句,黄浩坐的玉器也差不多接近尾声,黄浩做的并不是一件单一的玉器,他将提供的玉料做成了四方形的玉块,在玉、块上雕划出了轧砣,膛砣,碗驼等玉雕工具的样子。

    轧砣,膛砣这些东西都是以前最常用的玉雕工具,机械化发展后这些工具很多都沦为了历史,不过黄浩小的时候接触过这些东西,对这些工具有着很深的了解。

    最重要的一点,很多老一辈的玉雕师对这些以前的工具都有很有感情,现代玉雕虽然不在使用这些工具,但它们的意义依然存在。

    “这小子是在冒险,时间这么紧,还敢做这么多东西出来!”

    洪老摇头斥骂了一声,不过他脸上的笑意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这么短的时间雕划出这么多的东西来,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这只能证明黄浩的实力强,徒弟表现的好,师傅哪有不高兴的。

    宋老,齐老他们也都看出了洪老口是心非,但都没有点破。

    人家培养出一个好徒弟来,的确是自己的本事,这点没什么羡慕的,更何况齐老有儿子齐海洋做继承人,这次齐海洋做出的东西并不次于黄浩。

    宋老没怎么收过徒弟,心却放的更开,只要李阳登次能取得好名次就行,北京有一个李阳就足够了。

    时间还剩下最后五分钟,很多玉雕大们都在开始抛光手上的玉、器,一件件精美的玉雕艺术品也从他们的手里出现。

    尽管时间紧迫,这些玉雕大师们用这些小件的玉器,也都上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大屏幕每估换一次,观众席上就会出现一阵赞叹声,不愧是玉雕界最顶级的大师赛,一件普通的玉料,从他们的手里出来后就显得很是不凡。

    大屏幕,这会又集中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李阳起步晚,比其他玉雕大师们足足晚了二十五分钟,这些时间并没有影响他的雕划,此时他手上的那小块玉料,也已经成型了。

    只是众人看到这成型的玉种后,都愣了一下。

    李阳所雕刻的很像是一个刀具,确切来说更像是一个刀片,只是这个刀片看起来是那么的普通,又长又瘦,一根直棍似的。

    如果单从卖相来说,李阳这块玉雕和其他的大师根本没有办法相比,很多普通的玉雕学徒都在心里泛嘀咕,”这样的玉器他们也能做,怎么会出现在玉雕大师赛上。

    时间过去了五十八分钟,还剁下最后的两分钟。

    这会评委席上的众人也都看向了李阳,洪老他们都皱着眉头,陈无极表情看起来很淡定,”但心里却很紧张,他也不知道李阳是怎么回事。

    还有最后两分钟,李阳嘴角又现出一丝笑容。

    他没有用抛光机,”只是拿出一块白色的小纱布,轻轻的在这件很不起眼的玉刀上摩擦着,最后两分钟过去,洪老宣布比赛时间到的时候,李阳直接把玉刀放在了桌子上。

    玉刀的上面,还盖着那块白白的纱布,里面的玉刀完全被盖住了。

    三十三位参赛的玉雕大师们都站了起来,时间到了,”他们的工作完成了,不管结果如何,他们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等着结果就是。

    齐海洋,黄海还都回头看了一眼李阳,眼中的羡慕一点也没掩饰。

    别的玉雕大师刚才沉浸在工作中,”并不知道李阳手上昆吾刀的事,但他们两个非常的清楚,李阳刚刚收起来的那不起眼的刀片,”就是传说中的绝世神兵。

    可惜的是,两人刚才一直专注自己的工作,没有看到李阳是怎么使用吾昆刀的。

    参赛大师们把自己的作品留下,全都去了参赛席,暂时在那里休息着,评委们也暂时离开了,”他们要把收上来的玉雕作品进行打分,评出今天的结果。

    比赛现场,”则举行一些互动活动,不至于让观众们苦等。

    “安部长,”我看李阳这次可能要被淘汰了!”

    张鹰轻轻叹了口气,他之前还对李阳抱有很大的希望,牛竟李阳是昨天眼力比赛的第一名。

    他也希望李阳能取得一个好成绩,自己也算是李阳的一个朋友,李阳取得的成绩越好,他作为朋友也就越骄傲。

    可最后看了李阳那不起眼的玉刀之后,他心中便没有了一丝的希望。

    别说他了,就是那些不懂玉雕的学生们,现在也满是失望。

    尽管他们不懂玉雕,不知道玉器的好坏,可他们也都看了出来,刚才李阳那件玉刀和其他大师雕划的玉器相比有多大的差距,这是一种让人绝望的差距。

    这就好像,一堆亮闪闪的金子,和一块不起眼的石头放在一起一样。

    让他们郁闷的是,这块不起眼的石头就是李阳做出来的玉刀,看到偶像做出来的东西这么差,很多人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俗话说的好,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这些学生现在就是这样。

    连普通人都有这种想法了,更别说那些懂的人了,张鹰说这话也纯属正常,观众席中还有不少人正在议论着,现在没有一个人看好李阳。

    安文君转头看了张鹰一眼,直接摇了下头。

    她没说话,但她对张鹰的话很赞同,李阳这次可能要被直接淘汰,无缘明天的决赛。

    这个结果,安文君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要难过,作为李阳的朋友,李阳没有晋级她应该难过才对,可李阳不晋级,玉雕上表现普通的话,那对他们安氏却是有好处。

    李阳没有那么多成就,她拉拢李阳的希望就能增加几分。

    互动游戏做了好几个可惜规众的情绪并没有被调动起来,很多人还都张望着,希望评委们早点出来。

    今天的比赛,上牛就能出结果,下午是休息时间,可以让晋级的参赛大师休息一下,好好的准备明天的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