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英楠红着眼睛与红裙女针锋相对,心里回忆着从前的重重,自从认识这些女人开始,他的人生就发生了重大转变,虽然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担心翻船,但每一天都很充实,和她们任何一个人在一起都很快乐。レ..レ

    美丽的凌云,虽然有些小姐脾气,刁钻任xing,却让刘英楠真正体会到了恋爱的感觉,追求美女的艰辛。

    沈枫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女人,但却是刘英楠的第一个女人,这足以让刘英楠永世不忘。

    洪霞热情如火,在床上更是个火球,毫无保留的燃烧自己,带给了刘英楠前所未有的快乐。

    任雨用她的温柔和善良,时时刻刻都在打动着刘英楠的心。

    清纯可爱的小道姑宋月,霸气侧漏的大姐头常霆,痴心一片的女演员叶星,尽职尽责的美女教师穆雪……

    现在回忆起来,一张张美丽的脸如同走马灯般在眼睛掠过,刘英楠甚至不敢相信,这些真都是自己的女人吗,何德何能得到她们的青睐呀。

    刘英楠最担心的翻船事件始终没有发生,可现在自己挂了,还不如翻船呢,让她们憎恨自己,总比她们为了自己伤心要强。

    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没有怀孕的还好,还可以再交男朋友,可那些要临盆的怎么办?改嫁的话继父会对孩子好吗?还有叶星,实打实领了证受法律保护的,还没洞房就成寡妇了。

    刘英楠的脑子乱了,最关键的是,新地府还在打她们的注意,她们竟然是鬼世界中的一个个元素之灵,若是她们死亡,将她们的灵魂带来,会更加完善鬼世界。

    所以,红裙女故意用自己的死来打击她们。

    “真没想到,我们费尽千辛万苦都没寻找的元素之灵,却被你一个人集齐了。”红裙女yin阳怪气的说:“你这家伙横看竖看也不像是有魅力的人,虽然我没有转世到阳间,但如果我在阳间,一定不会被你勾引的。”

    不用她介绍刘英楠也知道了,这个红裙女也是鬼世界的元素之灵,而且是火元素。

    刘英楠说什么也要去挽救那些那人,决不能让她们成为鬼世界的陪衬,可现在,他自己都被囚禁了,要怎么办才好呢?

    其实他心里知道,现在有两个方法,一是自己逃跑,重返阳间,第二就是捣毁这个新地府,让他们彻底绝望。

    可是,第一点已经难如登天了,何况第二点。

    最后一个办法,几乎更不可行,那就是擒贼先擒王,直接对话那个无上鬼主。

    刘英楠心里太着急了,更多的还是恨,他现在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那个红裙女。

    红裙女眯着眼睛看着他,根本不在意他犀利的眼神,冷笑道:“你不用瞪我,我们可是很有诚意拉拢你的,刘少。”

    诚意刘英楠是一点都没看出来,不过听她如此说,刘英楠隐隐猜到了些什么,他们明显对自己充满了敌意,但仍留着自己,恐怕是因为自己这个‘刘少’的身份,毕竟老地府的传言传得很真实,说自己是某位大佬的私生子。

    如今新老地府对立,随时都会有爆发大战的可能,而他这个‘刘少’很可能在关键时刻成为一张要挟对方的王牌人质。

    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个莫须有的传闻竟然还救了自己。

    他心中苦笑,却又万分无力,唯今之计,只要先安定下来,走一步看一步,寻找机会,完成以上三个可能,逃跑,破坏,擒王。

    见刘英楠瞪着眼睛半天不说话,红裙女得意洋洋的笑了:“怎么样刘少,你看够了没有,不够的话还可以继续看。”

    “算了,我看还是去参观一下新地府了,看来我要在这里得到永生了。”刘英楠忽然一改口风,貌似很配合的说。

    其实他自己也真的不想再看望乡台了,看着那些女人为自己痛苦,伤心落泪的样子,岂不是连死都死得不痛快。

    听刘英楠如此配合,红裙女冷笑着点了点头,神情无比的鄙夷。

    参观由黑白无常带领,不过仍然没有解开他身上的铁索,他也无所谓,漫步走过奈何桥,桥上还有很多yin魂排队通过,在这里,他们不用等待,不用被地狱之火焚烧,每个yin魂都很平静,因为新地府的工作人员在接引他们的时候,帮助他们完成了心愿,或者是帮他们报仇雪恨了,所以他们死得很安乐。

    旁边的yin魂也纷纷看着刘英楠,都到了地府仍然被五花大绑,这人到底是多么穷凶极恶。

    刘英楠则一边走一边细心的观察,他吃惊的发现,这里和老地府几乎一摸一样,大地狱小地狱无间地狱,钩舌挖眼烫心。

    还不是换汤不换药。

    不过,那些受刑的yin魂虽然痛苦,但大多都很平静,毕竟他们在死了之后,有人帮他们完成了心愿,报了仇恨,所以一切惩罚他们都能坦然接受。

    刘英楠还想四处看看,尤其是在轮回道的地方,却被黑白无常拦住了,黑无常道:“刘少,别过去了,那里根本就没有轮回道,主上正在全力打造理想中的鬼世界。”

    刘英楠远远望去,那里混沌气弥漫,好像有个小世界在演化。

    刘英楠有心过去,可是身边有黑白无常阻拦,在那小世界周围,还有很多厉鬼出没,刘英楠根本没机会。

    他只能无奈的转身往回走,再次来到奈何桥,现在他的身份很尴尬,虽说他们一口一个拉拢自己,但其实就是人质阶下囚的身份。

    刘英楠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先安顿下来,见机行事了,况且,到了这份上,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老地府肯定不会这么心甘情愿的让出主导权,没准正在酝酿大反攻。

    可就在刘英楠准备蛰伏下来伺机而动的时候,黄泉路上又走来一票yin魂,一看就是刚刚下地府的样子,一个个怨念冲天,都不是寿终正寝。

    很快他们一行人来到了近前,其中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说:“妈的,我死的太冤了,明明是那个女人想自杀,看见我的车不躲不避,我情急之下一打方向,结果撞墙了,鬼差爷爷,不应该是我死呀,应该是那个女人死才对,你们去抓她吧,我记得她好像还是我们秦海市的名人,是电视台一个节目的主持人,好像叫洪霞?”

    旁边那鬼差冷着脸,道:“在闹市区驾驶大货车超载超速你还有理了?不知道这是危害公共安全吗?你死了也活该,少废话,快走。”

    那冤魂嘟嘟囔囔的朝前走,忽然觉得眼前一黑,被一个全身缠满铁锁链的男人拦住了,那男人赤红着双眼,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让这怨魂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刘英楠将脸压倒他面前,几乎咬到他的鼻子,狠狠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一个叫洪霞的女主播,失魂落魄的要自杀,冲出马路去撞你的车?你确定不是因为你违章驾驶,是她想自杀?”

    那冤魂被他吓得不轻,颤声道:“当,当然是真的,我的车虽然开得快了一点,但是那条马路也很宽,而且路上没有什么车,前有斑马线,后有红绿灯,可那女人却从中间段突然冲了出来,看着我的车,非但不躲不避,反而还露出了解脱的笑容……”

    “啊……”冤魂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刘英楠一声震天的咆哮打断了。

    他没想到,洪霞竟然这么傻,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呢,她还有大把的青年华,何苦要为了他自寻短见呢。

    “疯了,疯了,那个女jing疯了……”就在这时,有一个冤魂抱怨着走来:“我不过就是持刀抢劫而已,至于这么玩命啊,拼着身中数刀,竟然还将我活活打死了,那个女jing真的疯了……”

    “女jing?什么女jing?你来自哪里?女jing叫什么?”刘英楠宛如猛虎一般扑了过去,把那冤魂吓得一哆嗦,看着刘英楠喷火的双眼,他颤抖着声音道:“我是秦海市的,那女jing是谁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抢劫,她突然冲出来,我一害怕就砍了她两刀,可她却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反而冲过来把我活活打死了……啊!”

    冤魂的话好没说完,就被刘英楠一口要在了脸上,刘英楠恨极了怒极了又怕极了,他迫不及待的需要发泄,一口要在对方脸上,撕下了半张脸皮,幸好这时遇到脸皮厚的,若是脸皮薄的准得被他咬得魂飞魄散。

    黑白无常连忙将刘英楠拉开,想把他带走,可刘英楠已经抓狂,根本无法撼动,他就堵在奈何桥头,等着看着过往的yin魂。

    在黑白无常眼里,他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只需要一点火星,就会爆发出冲天的烈焰。

    而这一点引爆他的火星就是他的那些红颜知己们,他守在奈何桥头,一旦看到洪霞或者沈枫等人的yin魂到来,势必会爆发。

    让黑白无常庆幸的是,并没有刘英楠的红颜知己下地府,所以他的怒火渐渐熄灭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有新一批yin魂来了,其中一个怨念最大,嘟嘟囔囔的和鬼差抱怨:“鬼差爷爷,你再回去等等吧,那个女大夫用不了多久肯定也会死的,妈的,老子花那么多钱给主管领导送礼,让他们给我请专家,却请来一个庸医,挺着那么大的肚子还上班,竟然还给我做手术,做到一半她就晕倒了,而且还大出血,结果害我死在了手术台上,不过我看她也活不长了……”

    “你说那个女大夫叫什么名字?”刘英楠宛如猛虎出闸,刹那间出现在那个冤魂面前,

    冤魂没好气的说:“叫任雨,我做鬼都不会忘记她……”

    “可惜你连鬼都做不成了。”刘英楠咬牙切齿的说,通红的双眼中一片冰冷,黑白无常刚要动手阻拦,却发现来不及了,接二连三的事件,让刘英楠这座火山彻底爆发了。

    那天地神铁打造的拘魂索竟然在他身上寸寸断裂,落在地上碎成了粉末,随着刘英楠一声震天动地的虎吼,整个地府都为之颤抖,黑白无常再看他时,一个高大魁梧,威势无匹的鬼体出现了。

    虽然只有一半,但仍让人不敢逼视,只见他抬起一只巨大的鬼爪,猛的拍了下去,他眼前那个骂骂咧咧的冤魂瞬间在他掌下变成了齑粉,魂飞魄散。

    黑白无常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只巨大的鬼掌一把抓住了白无常的脖子,刘英楠双眼一片血红,已经没有丝毫感情和身材,完全是一片冰冷,眼眸中有ri月崩碎,星辰坠毁,血海滔天的可怕景象,就连白无常都惊惧万分。

    “重返阳间的路在哪?”刘英楠冰冷的说,沉闷的声音震耳发聩。

    白无常没想到刘英楠爆发起来如此可怕,黑无常一看白无常被擒,当即轮着勾魂琵琶锁就动起手来,他们一早就防备着刘英楠,如今各为其主,也顾不上往里的情份了。

    只可惜,黑无常的勾魂索刚一碰到刘英楠的身体,就立刻四分五裂,黑无常都被震出十米远,再也站不起来了。

    “快说,重回阳间的路在哪?”刘英楠狠狠的掐着白无常的脖子,冰冷无情的说。

    白无常奋力的挣扎,却如同蚍蜉撼树,根本无可奈何,他又惊恐又绝望的看着刘英楠,脖子被他狠狠的掐着,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忽然,一团炽烈的火从远处飞驰而来,红裙女化形而出,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是吓了一跳,周边无数yin魂全都跪伏在地,这是发自灵魂的恐惧。

    红裙女一见刘英楠现在的样子,脱口而出:“主……”

    这时,黑无常开口道:“他是刘英楠!”

    “他是刘英楠?”红裙女大惊失s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彻底惊呆了。

    见到红裙女出现,刘英楠一把甩开了白无常,猩红的眼睛盯着她,恶狠狠的问道:“说,重回阳间的路在哪?”

    红裙女彻底惊呆了,目瞪口呆说不出话,眼看着刘英楠逼近,她仍然无动于衷,幸好这时她身后蹿出几只厉鬼,虚耗鬼一马当先,要虚弱刘英楠的魂力,大力鬼狰狞鬼做好了雷霆一击的准备,落头鬼的头颅从身体飞出,脖子无限延长,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飞舞,朝着刘英楠缠绕而来。

    而刘英楠盎然不惧,此时他彻底爆发了,在阳间太有着太多的牵挂,如果她们一个个都安好也就算了,可她们现在一个个接二连三的出事儿,生死未卜,叫刘英楠如何放心得下。

    他现在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去,什么yin阳永隔,什么生死离别,就算是逆天而行,他也一定要回去。

    就在这时,落头鬼的长脖子已经朝他缠绕而来,传说这家伙生前是被斩首的绝世凶人,负责斩首的刽子手竟然一刀没有砍下他的头颅,连砍几刀才将他的头颅斩下,所以死后化作厉鬼,他的脖子异常坚硬,如果被他缠住,不亚于那jing铁制成的锁链。

    只不过,他在僵硬的脖子,在刘英楠眼中如同豆腐一般,他鬼爪一挥,如同砍瓜切菜,刹那间身首分离,脖子断成了几截。

    眼前的虚耗鬼还在朝他做法,口中喷出阵阵腥臭的黑气,之间刘英楠眼中迸发出了仿佛可贯穿天地的血sè光芒,光芒瞬间破开了黑雾,直冲虚耗鬼的眉心,之间虚耗鬼的眉心顿时出现了裂痕,整个人炸开了,一分为二。

    就在这时,大力鬼和狰狞鬼也冲了上来,一个手持大朴刀,一个拿着狼牙棒,雷霆万均一般朝刘英楠砸来,刹那间火星四溅,大刀和狼牙棒全部脱手而出,刘英楠一拳一脚直接将两只鬼打爆了,神魂俱灭。

    倒在地上的黑白无常开始还要站起来,一见这场景,立刻倒地装死。

    刹那间,厉鬼飞灰烟灭,眼前只剩下红裙女了,刘英楠眼神冰冷的走过去,因为变身,他的衣衫已经崩碎,他直接扶着,吹着口哨,肆无忌惮的朝红裙女尿了起来。

    顿时,红裙女全身发出了滋滋啦啦的响声,雾气蒸腾,她痛苦的惨叫,满地打滚,可任她怎么滚,也逃不出刘英楠的shè程。

    很快,她现出了原形,是一团摇摇yu坠,奄奄一息的火焰,只可惜,刘英楠嘘嘘完了,他猛烈的咳嗽两声,卡了一口痰,准备让她彻底熄灭。

    就在这时,又有无数冤魂厉鬼成群结队的扑了上来,他们一窝蜂似的将刘英楠团团围住,抱大腿的,搂脖子的,拽手臂的,甚至还有的冤魂在抓他的。

    刘英楠丝毫不在意,轻轻一动就可以震得他们魂飞魄散,可刘英楠不想,因为这里有很多普通的yin魂,他们之所以如此疯狂,完全是因为受了新地府和红裙女的恩惠,帮助他们报了仇或者完成了遗愿,所以此时才会舍生忘死的来挽救红裙女。

    而这也正是新地府最想看到的,把yin魂的怨念转化为感恩的心,甚至变成信仰,这对地府的统治者有莫大的好处。

    就在刘英楠危难之际,忽然头顶上的空间一阵抖动,仿佛要被撕裂了一般。

    刘英楠抬起头,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黑白无常也在装死中睁开了眼睛,他们不敢置信,这是有人要强行破开空间,打破生死的界限。

    就在这时,空间真的被破开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宛如旋涡般出现了,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子从天而降,秀发飞舞,手中一把桃木剑闪烁着灿烂的光辉。

    宋月!

    刘英楠大惊,没想到宋月竟然修炼到了这般境地,竟然可以破开生死界限直闯地府了,果然是千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啊。

    不仅是她来了,她的身后好像还背着一个人,不过被裹在睡袋里,刘英楠看不到真容,

    宋月从天而降,只见刘英楠被围困,她立刻挥舞着手中的桃木剑杀了过来,剑花翻飞,瞬间将缠绕在刘英楠身上的yin魂击飞,却并没有彻底消灭他们。

    “你怎么来了?”刘英楠吃惊道。

    “我是来救你回去的。”宋月坚定的说。

    刘英楠感动莫名,地上装死的黑白无常一阵眩晕,刘英楠到底是什么人呐,自己竟然能够变身如此可怕,他身边的女人也如此逆天,竟然硬生生的来地府抢人,这还有没有王法天条了?

    宋月从天而降,横杀而出,眼前无论冤魂恶鬼,皆没有一合之将,随后她念动咒语,整个地府都晃动起来,要再次破开次元,拉着刘英楠重返阳间。

    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在远处那片朦胧混沌中,忽然伸出一只遮天蔽ri的大手,青黑sè的鬼爪,指甲锋利如刀,朝着刘英楠和宋月一把抓来。

    宋月盎然不惧,挺身而出,掷出手中桃木剑,木剑迎风而涨,瞬间变成了擎天巨柱,想要撑住那只鬼爪,只可惜,木剑与鬼爪刚一碰触,木剑瞬间断成了几截,宋月也倒飞了出去,大口咳血。

    可宋月不服输,立刻就要站起身,可就在这时,她身后被的睡袋里的人忽然动了一下,宋月顿时如遭雷击,全身一颤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头发瞬间变得花般浮现,瞬间苍老了许多,生命之能在飞快流逝,岁月之力在侵蚀。

    刘英楠大惊,连忙上前,一把抓住他背后的睡袋扔了出去,可宋月已是头发花白,变成了风烛残年的老人。

    刘英楠将他抱在怀里,又惊又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猛的一抬头,准备迎上那只鬼爪,却发现,那鬼爪竟然也停了下来,而且一把抓住了他扔出去的睡袋,睡袋只鬼爪中粉碎,露出了里面的人。

    那竟然也是一具鬼体,刘英楠猛然想起,他和宋月曾经去过后山,那里有一座寺庙,世代镇守着山中的一座巨坟,那坟中是一片残败的世界,有一个充满yin气的天坑,一具鬼体在其中沉浮,不知死活,被无尽的yin气滋养着,同时还对应着天上的抬眼,让人捉摸不透。

    没想到,宋月竟然把他背来了。

    忽然,远处无尽的混沌突然被破开,一道漆黑的光束激shè而来,裹着那个沉睡的鬼体一起落在,黑光化作人形,身材高大,头上有犄角,胯下有jb,竟然也是一具鬼体。

    旁边的人都看呆了,只有那虚弱的火苗又变成了红裙女,跪倒在地,朝那高大的鬼体叩拜,口称:“主上。”

    可鬼体并没有看她,而是看了看地上的鬼体,又将目光锁定了刘英楠,沉声道:“你来了。”

    刘英楠一看到他,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这一刻,他另一边也彻底变化,也变成了鬼体的完全形态,他心中的谜团也渐渐散开了。

    只听那鬼体说道:“没想到这么快我们三个就重聚了,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你是谁,他是谁了吗?”

    刘英楠冷笑一声,道:“我是我,你是我,他是我。”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地上装死的黑白无常有种吐血的冲动,怎么如此关键时刻,竟然研究起了哲学问题。

    那鬼体听了刘英楠的回答却朗声笑了起来:“没错,我们三个本位一体,当初我将死亡之力参透到了极致,想要追求更强大的力量,就开始大胆的尝试,我将自己一分为三,一个掌控死亡之力,一个化作凡体真正的活一世,一个徘徊在生死之间,受yin阳二气滋养,看看我们三个哪个发展的最好。”

    “哼,一分为三,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一个文艺的,还有一个……”刘英楠不屑道。

    他还没说完,躺在地上那个半死不活的鬼体道:“还有一个是我。”

    “没错。”刘英楠和鬼体异口同声。

    “现在你们都来了,事实证明,还是拥有死亡之力的我最强大,现在我就要将你们重新融合,变成最完整的自己,打造一个全新的死亡世界,掌控至高无上的权利。”鬼体意气风发的说。

    刘英楠冷笑道:“你说融合就融合,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鬼体道:“因为你们是我分割出来的?”

    “少废话,我们三个本位一体,到底是谁分出的谁,根本就无法分辨。”刘英楠哼道。

    “我同意。”地上那个半死不活的鬼体表示同意。

    “就算是我们三个不分彼此,但我是最先觉醒的,而且是实力最强的,你们理所应当听我的。”鬼体说道:“而且,与我融合之后,我们将会更强大,我是死,你是生,他是半死不活,我们将融合所有的力量和感触,彻底变成无敌的存在。”

    “你少废话,被你融合了,我还是我吗?”刘英楠坚决反对。

    地上那个鬼体也说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也不想死。”

    “二比一,你输了,乖乖让我离开,回去做你的鬼主吧。”刘英楠立刻说道。

    鬼主郁闷难当,原本都是出自他体内,他最早决心,力量最强,可这两人竟然叛变了本体,如果他们要重新合为一体,必将无敌于天上地下,感悟了生死和半死不活,力量将会倍增。

    所以,鬼主怒不可遏:“既然你们不同意,那我就只好将你们镇压然后强行融合了,反正你已经死了,你半死不活也就一口气,正好方便我融合。”

    说过,鬼主不等他们做出反应,一巴掌朝着刘英楠扇了,带着无边的死亡之气,这里唯一活着的人就是宋月,虽然离得很远,但她本就苍老的身体,立刻又有生命只能流出,她直接昏了过去,行将就木。

    这就是可怕的死亡之力吗,能够剥夺人的生机,能够控制死后的灵魂,真的很强大。

    刘英楠一下子被抽飞了,可怕的死亡之气将他包裹,一点点蚕食着他的灵魂,要将他彻底吞噬。

    刘英楠剧烈挣扎,奈何根本摆脱不了死亡之力,在巨大的痛苦中,他的灵魂之力一点点的被蚕食,即将彻底失去掌控。

    关键时刻,忽然刘英楠感觉到一股和煦的风吹来,顿时吹走了身上包裹着的死亡之气,一道彩霞划过眼前,让他痛苦全消,一团祥云在头顶飘来,降下蒙蒙细雨,滋养着他的身体,一道雷霆劈下,瞬间让他的身体充满了活力,生命气息竟然在鬼体中澎湃起来,一轮明月伴着点点繁星环绕着他,让他的身体发生了蜕变,头上的角脱落了,口中的獠牙缩小了,锋利的指甲不见了。

    刘英楠不可思议的摸着自己的脸,他竟然又变成了刘英楠,真正的刘英楠,体内生机勃勃,如获新生。

    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猛的一转头,顿时惊呆了。

    任雨,宋月,凌云,常霆,沈枫,洪霞全都出现了,而且任雨和凌云还挺着大肚子。叶星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依然很苍老的摸样,但身体却绽放着柔和的光,仿佛无尽的繁星将她拖起来似地。

    她们齐刷刷,俏生生的瞥了刘英楠一眼,随后转身和身边的姐妹聊了起来。

    只听叶星道:“原来自杀这么容易,一点都不可怕,吃五百片安眠药,直接就过去了。”

    “你也是吃安眠药啊,我也是呀!”沈枫跟着接口道。

    “吃安眠药有风险,万一是假冒伪劣的呢?又或者被人发现了抢救洗胃很痛苦的,像我,在注shè大剂量安定,一点痛苦都没有。”任雨以专业的角度说道。

    “其实,撞火车也不痛苦,就那么一瞬间,眼睛一闭一睁,到yin间了。”洪霞说道。

    常霆悲呼道:“千万别跳河。”

    这时众人将目光转向凌云,凌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道:“我好像是难产,哎呀,不好,现在好像要生了……”

    说着,凌云哎呀呀的躺在了地上,众姐妹一拥而上,任雨最权威,可自己的肚子也疼了起来,常霆招呼众人道:“来,大家都来帮忙,好歹我们也是黄泉路上结伴而行的姐妹……”

    众人竟然七手八脚的开始忙活起了接生,刘英楠却已经是泪流满面,但又很想笑,这帮有情有义的娘们,刘英楠始终担心翻船,却没想到,她们竟然一起踏上了黄泉了为自己殉情了。

    而且,这里是yin曹地府,来的都是死人和灵魂,为什么凌云和任雨仍然大着肚子,而且,灵魂也能生孩子吗?

    不仅是刘英楠,就连鬼主都惊呆了,这是要闹哪样?他确实想打造一个ziyou自在,祥和喜乐,但都得听他统御的鬼世界,可是鬼世界不能生孩子啊。

    这里可是死亡世界,死亡世界怎么会有生命诞生呢?

    即便他是鬼主,也是天生地养的存在,并非由母体传承的。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嘹亮的啼哭声传来,紧接着另一个嘹亮的哭声也响了起来,任雨和凌云都生了,两个小生命在鬼世界诞生了,生命气息汹涌澎湃。

    两个小家伙红扑扑,粉嫩粉嫩的被分别抱在洪霞和常霆的说中,天上祥云密布,霞光璀璨,蒙蒙细雨洗涤着他们稚嫩的身体,生命气息在飞速弥漫,让这个yin沉沉的地府都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无上鬼主就这样被更强大的生的力量压制了,不过刘英楠并没有和他融合,而是让他继续留在这里,继续做他的鬼主,做一个专门惩恶的鬼主。

    而刘英楠自己要做一个专门扬善的鬼主,有了众女的帮忙,再加上鬼主之力,他扩开了混沌,开创了一个美丽的鬼世界,那个世界里有一座巨大的坟墓,坟墓中有个女子始终在默默的瞪着他,每当思念他的时候,天空就会降下纯洁的雪花。

    没多久,三十三重天的大佬和阎王老子们终于找上门了,与刘英楠和鬼主进行了一次深入会谈,最后双方达成了协议,鬼世界自成一界,但必须在yin阳路的出口设立监管,不能任由鬼物出入,荼毒人间。但监管归监管,除此把守yin阳路之外,他们绝不会干涉鬼世界的一丝一毫。

    刘英楠爽快的同意了他们的提议,非但如此,他还将老地府的轮回道搬到了新地府,阎罗王等人也收编了,两家地府合并为一,大家依旧各司其职。

    随后,刘英楠与诸女通力合作,开始修改生死簿,取其jing华去其糟粕,与时俱进,赏罚分明。

    刘英楠还有个更人xing化的注意,那就是凡是yin魂,拥有自主选择的权利,如果你不想投胎转世再做人,可以留在美丽新世界中,享受永生,可一旦你觉得腻了,想要去轮回,去获取希望,那就要受到相应的惩罚,比如下辈子做穷人,做丝……

    总之,新地府逐步开始了自己的辉煌,一切都井然有序,有痛苦,有快乐,有希望……

    而这其中最郁闷的就属鬼主了,这个曾经天上地下无敌的存在,如今只能和阎罗王平级,给刘英楠打工,专门负责惩罚恶人,唯一的乐趣就是去阳间,找那些寿元未尽的恶人,提前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

    他每天郁郁寡欢,始终想不通为什么刘英楠会比他厉害。

    刘英楠语重心长的告诉他:“兄弟,这就是生的力量,你知道为什么比你强吗?因为生的力量中蕴含着爱,而爱可以创造奇迹!”

    爱的力量让刘英楠无比感触,在这一刻才深有体会,这些情深意重的女人竟然为爱能够舍弃生命,不再恐惧面对死亡,也正是因为有了她们的爱,刘英楠才能够起死回生,拥有了压制死亡的力量。

    总而言之一句话,爱,让我们不再害怕死亡,爱,可以创造奇迹。

    (全书完)

    …………

    一章最多能发布一万字,本章超长,字数已超九千,所以,咱话不多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谢谢,谢谢大家一年多来的陪伴,感谢你们的支持,特别是坚持订阅到最后的兄弟姐妹们,谢谢你真。

    新书已发,,还请大家继续支持,谢谢,祝好!

章节目录

地府临时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权心权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权心权意并收藏地府临时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