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担心,他不会继续扩张,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扩张了。”见到白静虚脸上的顾虑,九焰魔君沉声说道:“虽然尊主此人性情多变,经常会将原定计划打乱,不停的改变,但我感觉他这次似乎是真的在短时间内不想魔神殿继续扩张,感觉他像是有什么顾虑,这顾虑并不是他所说的那些借口,而是更高、更深的某些我们还没有资格接触的东西。”

    说到这里,九焰魔君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沉思之色。

    “你这是怎么了,不像是你的为人呀?”白静虚看着九焰魔君的变化,不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你对魔神殿殿主似乎尊敬了不少,开口闭口以尊主相称,你该不会已经放弃你的宏愿大计,真的想要归附在那魔神殿殿主麾下吧?”

    “那倒不至于。”九焰魔君摇摇头,脑子中回想起徐长青在大殿上将身上力量气息完全放开的那一幕,就不禁说道:“只不过他的实力的确值得我尊敬,称他一声尊主也不会让我觉得受辱。”说着,他极为肃然的提醒道:“静虚,我们之前都小看这个魔神殿殿主周明了,他的实力远远超出了我们之前的预料,若是他全力施为的话,或许整个仙宫之中,除了宫主孔道妙以外,其他人都无法与之抗衡。”

    白静虚显然觉得九焰魔君有些夸大其词,说道:“你在说笑吗?如果他真的有这样强大的实力,还需要顾虑什么,直接一统霄云天便可。”

    “如果我知道是什么顾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困惑了。”九焰魔君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既然魔神殿不再扩张。我们原本定下的计划也要改变一下,趁着现在真正的消息还没有传出去,我们可以做点文章,让原定计划能够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

    “做什么文章?”白静虚有些不解的问道。

    九焰魔君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道:“你是不是收到了引仙城城主的请柬?”

    白静虚如实答道:“不错!的确收到了,不过我也同样收到了大圣殿的请柬,我准备前往玄元天。”

    “不要去玄元天,去引仙城。”九焰魔君给了一个截然相反的提议。不等白静虚询问,便解释道:“以你的身份去玄元天无非就是在众多殿堂神君面前混个脸熟,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利益。若是你去引仙城,我这边再加一把力的话,然后借着尊主前往大圣殿,而没有选择前往引仙城这件事造点谣,比如魔神殿将会和大圣殿合作瓜分霄云天的消息,你只需要稍加推动一下,一个相对稳固的结盟便能够完成,到时将我们暗中控制的那些人推到各个实权位置。即便将来这个误会被澄清了。一切事情也无法再挽回了。”

    白静虚没有立刻答应,这件事毕竟关系到她之前一些重要的安排。不由得她不考虑清楚。

    在沉思片刻过后,白静虚神色肃然的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大概六七成吧!”九焰魔君想了想说道。

    “只有六七成吗?”白静虚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说道:“只要过半也就足够了,我会推掉大圣殿的请柬,前往引仙城。我现在不方便继续和你联系,具体配合细节,等到了引仙城后,你再派人与我联系、合计。”

    “如此也好。”九焰魔君点头赞同,跟着又颇显关切的说道:“前往引仙城的路上要小心一点,万妖山脉那些残存的妖族部落仇恨的对象可不单单只有我,我听说他们甚至组成了一个专门对付你我的暗杀势力,如果你离开镇天殿的话,很可能会被他们袭击。”

    白静虚脸上露出了不屑之色,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不过是一些见不得光的跳梁小丑罢了,他们不出来则已,出来的话,我正好将他们彻底根除,以绝后患。”

    九焰魔君见到白静虚一脸自信的样子,很清楚她定然是极有把握才会如此说,不是无的放矢,也就放下心来。两人再互述相思了几句,便各自将传讯法阵上的法力收回,停止了法阵运转。随着石台上的虚像消失,之前沉入石台中的玉符又重新浮现出来,悬停在石台的上空。

    白静虚正准备将那枚玉符收回,但一股无形力量从她身后传出,将那枚玉符摄取到其身后,被两根纤纤玉指给夹住,紧接着这玉指的主人将两条手臂从白静虚的腰间穿过,环抱其身,两个手掌则覆盖在她的饱满处揉捏了起来,嘴唇更是凑到了她的耳旁,一边舔着她敏感的耳垂,一边说道:“真是个可怜的家伙,若是让他知道你从头到尾都没有被他给迷住,一直都是在耍弄他,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得走火入魔?不过说起来也没关系,他本身就是魔,再走火入魔也只不过是回归本源而已,说不定还因此修为大增,你说是吗?”

    感觉到耳畔的热气、胸口肆意的双手以及压在后背的熟悉身躯,白静虚便感到身心有种酥麻的感觉。她没有制止对方这种的举动,反倒微微闭上眼睛,像是在享受对方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任由对方的双手在自己身上肆意妄为。

    过了好一会儿,那双芊芊玉手才停了下来,玉手的主人则略显不甘的说道:“真是没趣,每次都捉弄不到你。”

    白静虚则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脸上红潮未退,转过身看着给自己带来快乐的人,脸上发自内心的微笑,道:“你这手法还是我教你的,你又怎么可能捉弄到我?”

    如果此刻还有其他人在这观天台上,见到和白静虚如此亲密的人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无论是谁都想不到这人会出现在这里,更加不可能想到这人才是白静虚真正的恋人,这人正是东方雷光军的统帅、神雷殿殿主闻星颜。

    只见此刻的闻星颜丝毫没有东方雷光军统帅的威仪,上身穿着一件紫红色的肚兜,下身则是一件几近透明的丝裤,整个人显得,配上了那一张丝毫不弱于白静虚的绝美面容,让她显得更像是一个媚惑世间的妖狐,而端庄圣洁的白静虚则更像是解救疾苦的大士。

    白静虚恢复到平静状态,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说道:“你不该这个时候上来,要不是我及时找借口断了联系,说不定他就看到你了。”

    闻星颜似乎不准备就这样放过白静虚,抬手捏着她的下巴,轻轻抬起,故意伸出舌头在对方的嘴唇上舔了舔,说道:“看到了不是正好,省的他妄自尊大,认为自己的魅力已经强大到连天狐一族也无法抵挡了。”

    “别这样,很脏!”虽然两人已经算是亲密无间了,但白静虚还是不太习惯闻星颜的这种挑逗手法,将头偏了偏,擦了擦嘴唇上的口水,皱眉瞪了对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如果你不在乎我们之前的布置前功尽弃的话,我不介意公开我们的关系。只不过你觉得你现在就已经有力量成熟你族中长老的责罚了吗?”

    “我迟早会让那些老家伙,和另外一些家伙知道我是神雷殿殿主闻星颜,不是什么闻月颜的妹妹。”闻星颜似乎被戳中了痛楚,脸色立刻变得极为难看,一边不甘的叫嚷着,一边随手一招,将一件衣物从观天台和观天阁之间一件密室之中摄取出来,套在她身上,然后用力将白静虚抱在怀中,在她白皙的脖子上用力的咬了咬,说道:“我也迟早让他们知道你我的关系,真想尽早看到他们那一脸目瞪口呆的样子。”

    “你真的这样想,就小心一点,别露出了马脚。”白静虚极为宠爱的任由闻星颜在自己身上留下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记号,提醒了一下,然后轻轻将对方推开,整理了一下衣物,手指在脖子上那个记号点了一下,令到皮肤下的血液聚拢过来,化作一个点缀似的小花朵。

    闻星颜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每次看到你和那些男人虚与委蛇就感到有种无名火。”

    “你应该很清楚,那些只是假的,即便他们认为的亲密接触也仅仅只是幻觉而已。”白静虚伸手轻轻的抚摸着闻星颜的脸,宽慰道。

    闻星颜反驳了一句道:“那么和魔神殿殿主周明的那一次也是幻觉?”

    白静虚脸色骤然冷了下来,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道:“那一次我并没有出手诱惑他,他也对我没有任何私情,只是他身上的上古荒兽血脉无意中被我体内的天狐血脉引动,产生出了预料之外的罢了,我和他都只是被肉身血脉控制住了,不过我和他都很快清醒过来,没有再做出什么逾越之举。这些我以前也都和你解释过了,你要是不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闻星颜感觉到白静虚是真的生气了,连忙说道:“我并不是不信,只是刚才听到你说要和那周明见一面,有些心里不舒服而已。”

    白静虚平静的看着闻星颜,反问道:“你是担心他会再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还是担心我们两人这么多年来的感情?”

章节目录

九流闲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九城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城君并收藏九流闲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