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围歼法军(二)

    只见他的身体向前一跃,冲进了法军当中,这时手中的大刀可要比别的武器好用多了,就见他的大刀,上下飞舞,那些法军遇到他那就是一个死了,后面的那些清军们,刚才只是在看着光头兵们在打击敌人,现在自己有了用武之地了,全都奋不顾身的冲上前去。

    在法军中校的催促下,后面的法军继续向前冲,首当其冲的清军,马上就困难了,法军的人是越来越多了,李振华看到法军的增援部队上来了,他觉得不能和敌人混战下去,如果这样就是胜利了,自己一方的伤亡也是很大的,但是急切中,自己人又不能撤下来,他马上喊道:“炮兵拦阻射击,后面的弟兄们准备手榴弹。”

    他一喊,战士们马上明白应该怎样打了,于是一个炮兵观察员站到了一个高坡上,对后面的炮兵用手势指挥起来,于是大批的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向法军的大部队飞去,正在混战中的战士们,只要是前面有敌人,他们就向他们的身后扔手榴弹,直接就在法军的后面爆炸了。直接对面拼杀的清军士兵们立即士气大振,他们更加勇敢的杀上前去。战场上的形势立刻就又转变过来,显得对中国方面有利了。

    法军中校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他使用了添油战术,让他的士兵分次的进入战场,这一来让李振华的炮兵增加了表现的机会,他们的炮兵在不断地向法军的后面发射炮弹,他们的射击经验在实战中不断地提高。那些炮弹的落点,已经达到了指那里就打到那里的程度,炮兵观察员与炮兵指挥员的联系也进一步的提高了,他们的已经完全不受地面战斗的影响了,地面的战斗虽说打的很激烈,但是炮弹却是不断地落进了前来增援的法军队伍中。

    当中校率领最后的一队法军进入战场以后,他们的末日已经到了,战场上原来清军的士兵们在和敌人拼大刀,手握新式武器的战士们却已经从两侧包围了上来。最后的法军已经被包围了起来,这时候,法军的后面又有一队生力军杀入了进来,领头的是三个姑娘,他们的身后是什么人也有了,有那些光头的兵,有清军,还有一些手持原始武器和农具的农民。

    李振华虽然在和法军进行着拼杀,但是他却是在盯着整个战场上的形势,当他看到那三个姑娘时,他马上心里说道:“这个丫头,没事怎么跑到战场上来了,看她们的剑法,还是很有两下子的。”他急忙向后一摆手,他冲了上去,身后一帮子战士也和他一起冲了上去。

    很快三个姑娘的向前就出现了一些光头的战士,他们把王欣三人保护了起来,这里李振华和一些战士,也同王欣她们汇合到了一起,堵在了法军的后面,到了这时,法军的中校看到大势已去,他认为自己已经为自由法国尽了力了,于是他急忙下令投降,不能让自己的士兵们再作无谓的牺牲了,于是正在激烈进行的战斗慢慢地停下了。

    战士们正在打扫战场,那些受了轻伤的就给他们包扎一下,重伤的也就不管他们了,李振华与王欣一起审讯俘虏,两个战士把那个法军的中校押了过来,中校看了一下对面这个问题年轻人,他根本就是一个老百姓的衣服,可是看他的神色,那绝对是一个军人,不过败在这样的一群老百姓的手中让他心中非常的不舒服。

    王欣用流利的法语问他:“为什么破坏两国的协定进攻中国?”

    中校一开始还不打算说话,但是身边的那些光头们却是没有对他客气,狠狠地一脚踢过去,他只好老老实实地对他们说,法国到中国探险的两名科学家,在中国无故失踪,法国下床以此为借口,挑起事端,妄图打开中国的南大门,在华争取更大的利益,他们一开始也没想到要进入中国的内地,但是和清军一仗,清军大败,一溃千里,他们这才跟了进来,原以为清军一时组织不起有力的反抗,他们就连自己的炮兵都没有在一起走,结果没想到却是被清军打的大败,连自己也当了清国人的俘虏。

    李振华指挥战士们清理完战场,把大量缴获的物资让前来支援的马帮帮助运走了。部队正要准备撤离这里,这时只见一队清军出现在了远处,一个骑在马上的清军军官看到这里的情景,打马跑了过来,他骑在马上高傲地向刚刚打完了胜仗的战士们,趾高气扬地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战士们看到他那高傲的样子非常讨厌,谁也不愿意答理他,只是在自己干着自己的事情,这小子一看心中大怒,马上问道:“他妈的!老子在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吗?”

    那个战士也火了,但是看他是个军官,没有动手,只是对旁边的一个战士说道:“你们谁放了屁了,怎么那么臭啊。”

    那小子举起了手中的马鞭子,向那个战士狠狠地抽过来,只听一声大吼:“住手!你有天大的胆子,敢打我的兵。”只见人随声到,那条鞭子已经到了李振华的手中了。

    “滚下来!”李振华又是一声大喝,他跳起来一把已经将他拉下马来。

    就听“哗啦”一阵响,后面的战士已经全部子弹上膛,只要他再敢说句什么,那些仇恨的子弹,就将射进他的身体。只见那个军官吓的屁滚尿流的向后面跑去。

    后面的清军走了上来,别看他们对法军没什么能耐,但是对于欺压老百姓们他们还是不怕的,但是他们到了跟前以后,从对面那些战士们的眼中他们却害怕了,因为那些战士们的眼中已经闪现出了杀气,这不是天生而来的,是经过战场上的拼杀而形成的。

    正在这相持的时候,突然清军们分到了两边,中间空出了一条通道,一个清朝的高级官员从通道中走了出来,他只是瞪了一眼那个军官,然后对面前的战士们一抱拳说道:“各位英雄,在下乃云南巡抚唐炯,接应来迟,还请恕罪。”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但是战士们眼中的火气小了一些。唐炯旁边的一个军官对一个原来清军的士兵说道:“你不是xx营的吗?见到长官胆敢不跪,你要造反吗?”

    那个清军士兵一听,把自己身上的号衣脱下,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又从一边的一个士兵手中,拿过了一把大刀,然后又拿过了自己的那条辫子,一刀挥下,辫子已经掉在了地上,旁边的几十个士兵也一起去掉了自己的辫子,他们重新又拿起了大刀,眼睛一齐紧紧地瞪着那个军官。

    唐炯一看,急忙对自己手下的军官说了一声:“放肆!”他又抬手抱拳说道:“请问哪一位是李将军。”

    到了这时李振华不能不说话了,只好站了出来说道:“我就是李振华。”

    唐炯急忙从马上下来,对李振华说道:“在下治军不严,请将军原谅。”

    李振华哼了一声说道:“你一句‘治军不严’就可以了?我们可是以少击多呀,弟兄们的命就差点全交待在这儿了。”

    唐炯的脸臊得像红布一样了,李振华知道这个唐炯在清朝还算是个不错的官员,也不在为难他了,对他说道:“幸亏我们众弟兄英勇奋战,才得以险胜,”

    唐炯马上一抱拳向着北方一比划:“本官定当上奏皇上和太后,对将军的义举大张旌表。”说完就让自己的士兵们马上安排营帐,他们要就地安营扎寨,他的意思是和李振华拉拢一下,李振华怎么能不知道他的意思,也命令自己的战士们扎营,于是两边同时扎下营帐。

    唐炯的大帐中,李振华和王欣走了进来,唐炯急忙站了起来迎接,王欣上前一步对唐炯行了一礼说道:“唐大人在上,小侄女有礼了。”李振华也只好是对唐炯说道:“见过唐大人。”唐炯那里也很是会来事,对两位说道:“那些俗套就免了吧,今天将军可真是给本官上了一课啊,你们区区一千多人就敢和法军打,而且还是大胜,让本官实在是脸红啊,想我八旗、绿营那么多的官兵,竟然不如你等一千多人,惭愧惭愧呀。”

    唐炯摇了一下头,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我大清的兵久不训练,到了用时,可就不能用了。”

    士兵们上了茶,自动退下后,几个人也就谈了起来。唐炯问道:“将军的功劳,本官要上报朝庭,但不知贵军的称号是什么?”

    李振华心中暗骂自己,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连个名号也没有,这一回可要免费上广告了,他只好是说道:“我们这是两部分,一是兴华公司的保安队,一是边民自卫军。唐大人你就看着说吧,告辞了。”说完李振华和王欣出了的大帐,向自己的营地走去,他们需要马上出发了。

    只见他的身体向前一跃,冲进了法军当中,这时手中的大刀可要比别的武器好用多了,就见他的大刀,上下飞舞,那些法军遇到他那就是一个死了,后面的那些清军们,刚才只是在看着光头兵们在打击敌人,现在自己有了用武之地了,全都奋不顾身的冲上前去。

    在法军中校的催促下,后面的法军继续向前冲,首当其冲的清军,马上就困难了,法军的人是越来越多了,李振华看到法军的增援部队上来了,他觉得不能和敌人混战下去,如果这样就是胜利了,自己一方的伤亡也是很大的,但是急切中,自己人又不能撤下来,他马上喊道:“炮兵拦阻射击,后面的弟兄们准备手榴弹。”

    他一喊,战士们马上明白应该怎样打了,于是一个炮兵观察员站到了一个高坡上,对后面的炮兵用手势指挥起来,于是大批的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向法军的大部队飞去,正在混战中的战士们,只要是前面有敌人,他们就向他们的身后扔手榴弹,直接就在法军的后面爆炸了。直接对面拼杀的清军士兵们立即士气大振,他们更加勇敢的杀上前去。战场上的形势立刻就又转变过来,显得对中国方面有利了。

    法军中校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他使用了添油战术,让他的士兵分次的进入战场,这一来让李振华的炮兵增加了表现的机会,他们的炮兵在不断地向法军的后面发射炮弹,他们的射击经验在实战中不断地提高。那些炮弹的落点,已经达到了指那里就打到那里的程度,炮兵观察员与炮兵指挥员的联系也进一步的提高了,他们的已经完全不受地面战斗的影响了,地面的战斗虽说打的很激烈,但是炮弹却是不断地落进了前来增援的法军队伍中。

    当中校率领最后的一队法军进入战场以后,他们的末日已经到了,战场上原来清军的士兵们在和敌人拼大刀,手握新式武器的战士们却已经从两侧包围了上来。最后的法军已经被包围了起来,这时候,法军的后面又有一队生力军杀入了进来,领头的是三个姑娘,他们的身后是什么人也有了,有那些光头的兵,有清军,还有一些手持原始武器和农具的农民。

    李振华虽然在和法军进行着拼杀,但是他却是在盯着整个战场上的形势,当他看到那三个姑娘时,他马上心里说道:“这个丫头,没事怎么跑到战场上来了,看她们的剑法,还是很有两下子的。”他急忙向后一摆手,他冲了上去,身后一帮子战士也和他一起冲了上去。

    很快三个姑娘的向前就出现了一些光头的战士,他们把王欣三人保护了起来,这里李振华和一些战士,也同王欣她们汇合到了一起,堵在了法军的后面,到了这时,法军的中校看到大势已去,他认为自己已经为自由法国尽了力了,于是他急忙下令投降,不能让自己的士兵们再作无谓的牺牲了,于是正在激烈进行的战斗慢慢地停下了。

    战士们正在打扫战场,那些受了轻伤的就给他们包扎一下,重伤的也就不管他们了,李振华与王欣一起审讯俘虏,两个战士把那个法军的中校押了过来,中校看了一下对面这个问题年轻人,他根本就是一个老百姓的衣服,可是看他的神色,那绝对是一个军人,不过败在这样的一群老百姓的手中让他心中非常的不舒服。

    王欣用流利的法语问他:“为什么破坏两国的协定进攻中国?”

    中校一开始还不打算说话,但是身边的那些光头们却是没有对他客气,狠狠地一脚踢过去,他只好老老实实地对他们说,法国到中国探险的两名科学家,在中国无故失踪,法国下床以此为借口,挑起事端,妄图打开中国的南大门,在华争取更大的利益,他们一开始也没想到要进入中国的内地,但是和清军一仗,清军大败,一溃千里,他们这才跟了进来,原以为清军一时组织不起有力的反抗,他们就连自己的炮兵都没有在一起走,结果没想到却是被清军打的大败,连自己也当了清国人的俘虏。

    李振华指挥战士们清理完战场,把大量缴获的物资让前来支援的马帮帮助运走了。部队正要准备撤离这里,这时只见一队清军出现在了远处,一个骑在马上的清军军官看到这里的情景,打马跑了过来,他骑在马上高傲地向刚刚打完了胜仗的战士们,趾高气扬地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战士们看到他那高傲的样子非常讨厌,谁也不愿意答理他,只是在自己干着自己的事情,这小子一看心中大怒,马上问道:“他妈的!老子在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吗?”

    那个战士也火了,但是看他是个军官,没有动手,只是对旁边的一个战士说道:“你们谁放了屁了,怎么那么臭啊。”

    那小子举起了手中的马鞭子,向那个战士狠狠地抽过来,只听一声大吼:“住手!你有天大的胆子,敢打我的兵。”只见人随声到,那条鞭子已经到了李振华的手中了。

    “滚下来!”李振华又是一声大喝,他跳起来一把已经将他拉下马来。

    就听“哗啦”一阵响,后面的战士已经全部子弹上膛,只要他再敢说句什么,那些仇恨的子弹,就将射进他的身体。只见那个军官吓的屁滚尿流的向后面跑去。

    后面的清军走了上来,别看他们对法军没什么能耐,但是对于欺压老百姓们他们还是不怕的,但是他们到了跟前以后,从对面那些战士们的眼中他们却害怕了,因为那些战士们的眼中已经闪现出了杀气,这不是天生而来的,是经过战场上的拼杀而形成的。

    正在这相持的时候,突然清军们分到了两边,中间空出了一条通道,一个清朝的高级官员从通道中走了出来,他只是瞪了一眼那个军官,然后对面前的战士们一抱拳说道:“各位英雄,在下乃云南巡抚唐炯,接应来迟,还请恕罪。”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但是战士们眼中的火气小了一些。唐炯旁边的一个军官对一个原来清军的士兵说道:“你不是xx营的吗?见到长官胆敢不跪,你要造反吗?”

    那个清军士兵一听,把自己身上的号衣脱下,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又从一边的一个士兵手中,拿过了一把大刀,然后又拿过了自己的那条辫子,一刀挥下,辫子已经掉在了地上,旁边的几十个士兵也一起去掉了自己的辫子,他们重新又拿起了大刀,眼睛一齐紧紧地瞪着那个军官。

    唐炯一看,急忙对自己手下的军官说了一声:“放肆!”他又抬手抱拳说道:“请问哪一位是李将军。”

    到了这时李振华不能不说话了,只好站了出来说道:“我就是李振华。”

    唐炯急忙从马上下来,对李振华说道:“在下治军不严,请将军原谅。”

    李振华哼了一声说道:“你一句‘治军不严’就可以了?我们可是以少击多呀,弟兄们的命就差点全交待在这儿了。”

    唐炯的脸臊得像红布一样了,李振华知道这个唐炯在清朝还算是个不错的官员,也不在为难他了,对他说道:“幸亏我们众弟兄英勇奋战,才得以险胜,”

    唐炯马上一抱拳向着北方一比划:“本官定当上奏皇上和太后,对将军的义举大张旌表。”说完就让自己的士兵们马上安排营帐,他们要就地安营扎寨,他的意思是和李振华拉拢一下,李振华怎么能不知道他的意思,也命令自己的战士们扎营,于是两边同时扎下营帐。

    唐炯的大帐中,李振华和王欣走了进来,唐炯急忙站了起来迎接,王欣上前一步对唐炯行了一礼说道:“唐大人在上,小侄女有礼了。”李振华也只好是对唐炯说道:“见过唐大人。”唐炯那里也很是会来事,对两位说道:“那些俗套就免了吧,今天将军可真是给本官上了一课啊,你们区区一千多人就敢和法军打,而且还是大胜,让本官实在是脸红啊,想我八旗、绿营那么多的官兵,竟然不如你等一千多人,惭愧惭愧呀。”

    唐炯摇了一下头,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我大清的兵久不训练,到了用时,可就不能用了。”

    士兵们上了茶,自动退下后,几个人也就谈了起来。唐炯问道:“将军的功劳,本官要上报朝庭,但不知贵军的称号是什么?”

    李振华心中暗骂自己,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连个名号也没有,这一回可要免费上广告了,他只好是说道:“我们这是两部分,一是兴华公司的保安队,一是边民自卫军。唐大人你就看着说吧,告辞了。”说完李振华和王欣出了的大帐,向自己的营地走去,他们需要马上出发了。

章节目录

晚清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沈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沈阳并收藏晚清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