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一战的导火索点燃了

    萨拉热窝周围回荡着炮声,这是向斐迪南大公致敬的炮声,他要用游行和众人的欢呼来弥补他的“索福克勒斯”(他这样称呼他的妻子)在维也纳所遭受的耻辱。在萨拉热窝,她就是无比优越的“殿下”。

    数百民众在车站兴高采烈地迎接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宾。与此同时,混杂在人群中的七名刺客也正在伺机而行。斐迪南大公夫妇坐上了一辆敞篷礼车。礼车车队由车站驶向市政府。他前往萨拉热窝去巡视奥匈帝国派驻波斯尼亚的部队,他的行动是向塞尔维亚人发出的一个讯息:清楚地表示波斯尼亚是奥匈帝国皇帝的领土。整个队列的警戒工作也是稀松二五眼,只有稀疏的宪兵和警察布置在道路的两旁警戒。大街上的军警三三两两的站在了大街上,和那些围观的行人混在了一起。

    上午10时左右,斐迪南夫妇在城郊检阅军事演习之后,乘坐敞篷汽车傲然自得地进入萨拉热窝城。一长列皇室汽车缓缓驶过人群拥挤的街道,斐迪南大公和妻子索菲亚坐在第二辆车上,索菲亚就坐在他的右边。波斯尼亚军政府长官奥斯卡?波蒂奥雷克将军坐在左边的位上,司机旁边是侍从官哈拉希伯爵。

    当车队经过市中心米利亚茨卡河上的楚穆尔亚桥,驶进阿佩尔码头时,埋伏在这里的第一个暗杀者没能动手,因为一个警察走过来站在他面前。相距不远的另一个暗杀者察布里诺维奇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向斐迪南夫妇乘坐的车掷出一枚炸弹,但被车篷弹到地上,在第三辆车前爆炸,碎片击伤了波蒂奥克雷将军的副手和索菲亚的女侍。斐迪南大公故作镇静地走下了汽车,察看了一下现场,对被警卫捉住的察布里诺维奇瞄了一眼,然后登车挥手说:“先生们。这个人发疯了,我们还是按原计划进行吧。”车队迅速驶向市政厅。此时其他的刺客,除了普林西普外。全都逃跑了。

    袭击事件平息后,礼车车队继续向市政厅进发。萨拉热窝市长虽然以盛大仪式欢迎王储夫妇,但现场动却是难以掩饰沉重尴尬的气氛。

    欢迎仪式结束以后。斐迪南要去市立医院看望伤员。但遗憾的是,随从人员忘了将王储改变行程绕开市中心的计划,通知前面领头带队的车辆,因此车队还是按照原先路线继续行驶。途中,当与斐迪南同车的总督发现汽车仍按原路行驶时,马上命令司机掉头。历史就是这样诡异,把一切都改变了。

    斐迪南大公也太大意了,他在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前面的死神在等着他。

    此时尚在市中心的普林西普,他正坐在街角的咖啡馆里。他还在为同伴刺杀的失败及自己的不利位置而懊恼。但历史就是把这些偶然的情况碰在了一起,让总督的疏忽和普林西普的运气碰在一起,让普林西普又看到了那辆车。普林西普欣喜若狂,毫不犹豫地大步走过去,他深吸一口气从外套口袋中抽出勃朗宁。

    普林西普刚要举枪射击。离他不远处的一个警察发现了,箭步冲上来欲抓住他的手臂。真是太巧了。就在这一瞬间,刚好赶到这里的一位名叫米哈伊洛?普萨拉的“青年波斯尼亚”成员,挥手犹如一道闪电,朝警察颈部猛击一拳,警察冷不防一个趔趄。这时。就在离那辆敞篷轿车仅三步之遥时普林西普的枪声响了,他射出了两发手弹。顿时四下里一片混乱,米哈伊洛趁机飞快地逃离了现场,

    第一颗子弹射穿索菲亚的腹部,另一颗击中斐迪南的颈部,二十分钟后二人先后死亡,真像人们说的那样不求同日生但愿同日死了。然后普林西普掉转枪口对着自己,准备自杀,却被一个旁观者夺下。军官们随即赶来,用刀背把他抽得皮开肉绽,然后把他押往了警察局。后来,由于普林西普不到被处死的法定年龄,被判20年监禁。1918年4月28日,普林西普因肺结核死于狱中。

    斐迪南大公夫妇遇刺后,行刺者所使用的武器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事件之后几天的报纸上曾透露出一些行刺的细节,但就武器而言只说使用的是“比利时造”,以致于后来一些文章甚至是电影中都将其误作7.65mm口径的勃朗宁m1900。

    实际上根据奥地利警方的调查发现暗杀者携带的4把都是9mm勃朗宁短弹口径的m1910,枪号分别是19074,19075,19120,19126。号码近乎是连续的,其中枪号为19074正是射中大公夫妇的那一支。19074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审判普林西普的法庭上,随后便销声匿迹了。其余的3支一直存放在奥地利的萨尔斯堡,1945年该地被美军占领,从此那3便下落不明

    后来,在1920年,刺杀事件的策划者帕西斯,取得了死于1918年4月28日的加夫里洛?普林齐普和他的两个同伙谋杀者的骸骨,从监狱的墓地迁葬萨拉热窝墓地的荣誉冢。普林齐普开枪射击大公夫妇的那座桥,用他的名字命名,凶手的足迹,也被嵌在决定命运时刻他所站立的人行道上。在凶杀现场为纪念大公及其夫人竖立的纪念碑,已被面对足迹的建筑物墙上的一块黑色大理石饰板所取代,上面用金字刻上:“在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方,加夫里洛?普林齐普于1914年6月28日圣维图斯节日创始了自由。”

    这次暗杀,史称“萨拉热窝事件”或者是“一战的导火索”。这个事件改变了人类历史:一个月后,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到1918年年底结束时,共860万军人和650万平民死亡,欧洲几乎损耗了整整一代年轻人。

    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李振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看吧,欧洲大战的导火索被点燃了,战争就要开始了,同样地我们的机会也来了。”旁边的几位官员并没有真正地认识到到李振华所说的话的意思,但是他们知道欧洲的局势更加地危急,各个地区国家的茅盾,很快就会暴发的。

    弗兰茨?斐迪南,是奥匈帝国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皇帝之弟卡尔?路德维希大公之子,当茜茜公主与约瑟夫皇帝的独子鲁道夫于1889年自杀后,他成为皇位继承人并任奥军副总司令。

    在斐迪南被立为皇储之前,他并没有想到要担负起帝国的重任,他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他15岁时就开始了自己的军事生涯,并且成绩相当优异。

    斐迪南他喜欢打猎,而且是战果累累,他猎杀动物的数量,是个令人无法相信的数字——30万只。他狩猎的足迹遍及了全球,他曾经从奥地利驾帆船横跨太平洋,带着到过中国旅行,再从横滨游历到温哥华。

    历史就是这样事与愿违,原本潇洒随性的斐迪南却被历史推上皇储的位置,从此身负奥匈帝国沉重的未来。

    斐迪南于1895年在布拉格遇见了自己后来的夫人索菲亚。虽然索菲亚的家族是波黑地区最古老的贵族之一,但是与皇族比起来还是太普通了,后来据说她还曾经为别人当过女仆。因此皇族不同意这场婚姻。

    但深深的爱,令斐迪南拒绝考虑迎娶别人。最后,在皇储再三请求下,1899年,皇帝弗兰茨?约瑟夫,这个当年曾献花给不满16岁的茜茜公主求爱的皇帝,终于同意斐迪南与索菲亚结婚。但条件是索菲亚不得成为奥地利皇后,并且他们的孩子永远不能继承皇位。

    婚礼在1900年7月1号举行,弗兰茨?约瑟夫皇帝没有参加这场婚礼,也没有任何斐迪南家族的人参加。只有斐迪南的继母玛丽亚特?蕾西亚和她的两个女儿出席了这一简单的婚礼。

    婚后,根据协议,索菲亚不能在宫里当众与自己的丈夫并排就座;看歌剧时,也不能与丈夫并排坐在皇室的包厢里;死后更不能葬入皇家的墓地。虽然她和皇储结婚14年,并且生育三个孩子,但她的地位仍然排在年轻的公爵夫人之下。

    不过在奥地利之外的军事管制地区,她的身份就不同了,在萨拉热窝,她就享受到了所有公爵夫人应该享有的一切荣耀。

    斐迪南成为王储后,影响力也开始增加,他被任命为奥军副总司令。他极力主张吞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这加深了俄罗斯帝国与奥匈帝国之间的矛盾,导致了波斯尼亚危机。当时,萨拉热窝(波斯尼亚首都),这个巴尔干半岛上的火药桶,稍有不慎便会爆炸,并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所以,当子弹打穿斐迪南的脖颈和他妻子腹部的时候,一场血雨腥风的大战已经悄悄埋伏好了。

章节目录

晚清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沈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沈阳并收藏晚清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