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意料之中的意外

    这样的管理方式,安南人的心理是不会对中华帝国反感的,他们于是很快就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我们是离不开中国人的。我们也只能是老老实实地和中华帝国的人在一起了。

    下面的老百姓们没有意见,那管理层就更没有意见了,老百姓是最难管的,他们没事了其它的人还不好说吗?安南的管理方法是没有问题的,那其它的东南亚国家也是yiyàng的办法,表现上看不是中华帝国的殖民地,也不是苏联式的加盟,但是那些人从上到下,全都已经把自己当成是中华帝国的一员了。

    军舰进入了新加坡港口,李振华就有些着急地向码头上望过去,李振华在西贡一上军舰,就与国内进行了联系,首先是国家安全部风玉清来了电报,他要到新加坡面见皇上,其它方面倒是没有什么事情,李振华知道这一定是国际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国内没什么反映,那就是国内相当的稳定,没有问题出现,国内没有问题,而且是风玉清亲自求见那一定是国际上的问题了,而且是风玉清认定的重大的事情,不然他是不会亲自跑这一趟的。

    果然不出所料就看到风玉清在码头上来回的走着,看到军舰靠上了码头,风玉清已经安定了下来,马上就要见到皇上了,一是不能失态,二是自己的心里好像是有了主心骨。

    舷梯一放好,风玉清已经上来了,李振华也就不用急着下去了,在这军舰上谈事情也不错,安全性要高的多。

    很快就听到敲门声。正在收拾东西的金熙凤马上过去开了门。一看风玉清已经站到了门前。金熙凤马上就把风玉清让进来,她到一边的房间里去了。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呀?”李振华让风玉清坐下,开口问道。

    “是关于那个苏联方面的事情,”李振华的心放了下来。一定是那个列宁的命不久了,果然就听风玉清接着说道:“列宁在今年以来几次的发生脑溢血,估计他活不长了。”李振华知道他逝世的时间是在1924年的1月,这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风玉清他是不知道的。

    风玉清继续说道:“我现在担心的是他的后事。也就是他的接任者,以后对我们的态度问题。”李振华其实这也是知道的,那个斯大林可是控制苏联一直到了五几年的,具体是哪年他倒是忘记了,于是他对风玉清说道:“你说下去。”

    “现在列宁身后已经形成了两股势力,一是以斯大林为首的加米涅夫和季诺维耶夫,他们三人已经结成了死党,另一派就是列宁身边的副人民委员托洛基。现在两派斗争的很jiliè,现在鹿死谁手还不清楚。”

    风玉清说着他把一份由国家安全部整理的文件,放到了李振华前面的桌子上。李振华简单地看了一下,他对风玉清说道:“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斯大林三个人的结合,他们在苏共中央政治局里已经是占了很大的份量了,而那个托洛斯基在政治局中的份量并不是太大的,虽然他有一个副人民委员的头衔,名义上可以说是列宁的接班人,但是他的作法却是不行。”

    “怎么了?”风玉清问道。

    李振华喝了口茶说道:“你想啊,那个托洛斯基他没有过接列宁班的心理准备,其它他早已经表现了出来,有许多的事情他喜欢和列宁对着干,他认为那是他们党内的正常的工作讨论,可是很多的人却是认为他和列宁有茅盾呢,列宁在很多的地方让他替代斯大林,他却是不干,他认为自己是列宁的副手,他也没有和他们三个人yiyàng在下面搞什么动作,而那三个人就不yiyàng了,他们却是在下面搞了许多的暗箱操作。”

    “再有就是斯大林已经是尾大不掉了,现在就是列宁的话他也可以不听了,这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是有许多的例子的,现在已经到了着急的时候了,可那个托洛斯基他还在南方渡假呢,万一家中有了事情,他可就晚了。”

    李振华用手指着文件对风玉清说道:

    “就在今年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斯大林三人结成私党,他们代表了新兴官僚层的利益(并且部分地反映着因新经济政策而崛起的富农利益),他们在列宁的病中,他们已经悄悄地篡夺了苏联gongchǎndǎng的领导权,已经在有些地方架空了列宁,他们特别反对托洛茨基。今年,随着德国革命的失败,托洛茨基牵头的40多名老布尔什维克联名发表‘新方针’,提出振兴革命的新纲领,包括遏止新经济政策、实行计划经济、扩大工人阶级民主的一系列具体方针政策,但遭到斯大林等当权者的打压。”

    “虽然托洛斯基的一些观点,在现在的苏联来讲是正确的,但是只要是你托洛斯基提出来的,那我们就要反对,他们代表了新兴官僚层的利益(并且部分地反映着因新经济政策而崛起的富农利益),因此他们的手下是很有一帮人在支持他们的,可是托洛斯基就不行了,因为他的一些观点的正确性,现在还没有人可以看到,而且他的观点还会要让一些人会失去他们的特权,所以他是很容易就遭到别人的反对的。”

    “看来这个问题托洛斯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了。”风玉清说道。

    “就是这个意思。”

    “不过我倒是觉得托洛斯的一些观点,就是他们现在反对,以后他们也是会执行的。”

    “他要是还在那个位置上就不行,只有在把他给搬倒了以后,才有可能执行的。”

    两个人在一起又讨论了一些其它的问题,风玉清又对李振华说道:“这一次我和岑春煊一起来的,他要和您说一下武汉的那个副行长的事情,同时他要和您请罪的。有些事情我觉得没有必要让他听,也就没有让他过来,让他在宾馆中等候您了。”

    “什么事情啊?又要请罪了。”

    风玉清把武汉的事情和李振华说了一下,李振华笑了起来:“他请什么罪,又不是他的事情。好吧,我们下去吧,别老在这军舰上了,下去舒服一下。”俩人出来,王欣和金熙凤二人已经在指挥着人们在向下面开始搬运东西了。

    回到了宾馆中,岑春煊找到皇上,向李振华开始汇报他的工作,他向李振华表示是由于他的监管不利,才造成这一次的事情的,出现这么大的一宗行贿受贿的案子,岑春煊觉得是自己的问题。

    李振华听了他的汇报以后对他说道:“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是你的问题,我们的监察工作也是有漏洞的,原来你的主要责任主要是针对的政府工作人员,对于这些大型企业领导,你注意的不多,再一来这个人原来是兴华银行的官员,你也是管着有些怵头吧?”

    岑春煊笑了,他说道:“皇上明鉴。”他还是真的佩服皇上看事情的准确。

    李振华又说道:“你的监察工作,以后也要看着那些大型企业的头头们,他们yiyàng是在占国家的便宜,也是在侵害群众的利益,只要是这样的事情,你都要管起来,别人看不见的事情,你要看得到才行啊。”

    岑春煊一个劲地答应着,他表示以后一定会对他们进行监察的。李振华又对他说道:“对于监察工作,你不要受其它方面的影响,你本身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你以后可以很好地研究一下香港的监察工作,可以向他们学习一下。”

    李振华和他的这一番谈话让岑春煊受益匪浅,这让他对以后的监察工作有了很大的进步,对于那个副行长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有提,回去以后,他很快就把相关的责任人处理了。

    那一家张姓的商人,也把皇上的把那一幅字献了出来,给了湖北省政府,他们认为自己是没有资格保留这样珍贵的字的,湖北省政府把这一幅字放到了湖北的博物馆里,人们这才看到了皇上的那一首词,和皇后娘娘的那幅字。

    湖北的报纸上也进行了相关的报道,让人们知道了情况,从此,那一家张姓人家的饭店却是又忙了起来,他们的墙壁上有一幅他们仿制的那一幅字,挂在了墙壁上让人们进行参观。

    李振华加快了他的视察的脚步,他在新加坡只是停留了两天,全是在和人谈话了,这其中之一就是,那些新加坡自治政府的官员们前来求见,这其中有二十多年以前在这里安排的情况人员吕新城,还有就是当地最有名的“橡胶大王”陈家庚,还有其它的三个人。

    五个人当中是以陈家庚为首的,不过那个吕新城却是一个真正的主事之人,他这是在借助陈家庚的威望了,他是一直在受风玉清直接指挥的。

    五个人他们知道。这样的一个城市要想成为一个国家那是很难的,因此必须是在中华帝国的直接控制下才有可能存在的,要不然他们也就只能是会被其它的周边国家给吞掉了。

章节目录

晚清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沈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沈阳并收藏晚清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