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凯瑟琳这样冒险的行为,乐芙兰听在耳中,心底其实是十分不解的——凯瑟琳到底害怕什么,使得她这次行动中总想的要表现自己?

    除了失去小鬼之外,乐芙兰想不到其他可能性高的答案。而失去封鎏……若非他战亡,便是他变心。但以封鎏的稳重而成熟的心态,陷落绝对绝境的可能几乎为零,同时,他背叛爱情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哪怕是她们给他找了麻烦,封鎏也只会不断地帮助她们强大并解决麻烦,而不会产生过多嫌弃以至于成为足以质变的厌恶情绪。

    那么,凯瑟琳到底怕什么?这个问题便是放到封鎏脑袋里恐怕也想不通透,但封鎏却不认为拿自己想到的细节去问凯瑟琳有这个必要,因为凯瑟琳的聪明,但乐芙兰会。

    于是,等人等的闲着无聊快淡出个鸟的蔚一回头就看到“亲亲我我”的一幕,召唤师啊你又被ntr啦!

    “凯瑟琳,你为什么突然害怕失去他……”乐芙兰将额头紧贴对方,这样仅次于魂魄交汇地感知可以尽可能明白对方灵魂波动的含义。

    灵魂没有强烈的波动。

    乐芙兰心底抡过一圈疑惑,但对人心掌握至深的诡术妖姬何尝精明,立即反过来问道,“你为什么要不惜冒险证明自己??”

    “因为……”这一次灵魂出现强烈的波动,“我要证明自己。”

    为了证明而证明?乐芙兰立即察觉到异样,如果说这话来自蔚或者辛德拉的口中。她毫不奇怪,但凯瑟琳?绝不可能!

    不对劲……乐芙兰双手猛地扣住凯瑟琳脑袋,灵魂魔法快速地一扫。顿时察觉到纠结所在,一团朦胧地黑雾迷绕在凯瑟琳的心底,这是什么时候中的魔法?

    乐芙兰的灵魂魔法仅仅是入门,好在凯瑟琳所中并不高深,她“大手一挥”便将黑雾驱散,没有伤到凯瑟琳半分。

    “我靠!黑玫瑰你做什么!”蔚粗鲁地一挥手,被拍开手的乐芙兰都懒得扫她一言。径直看向凯瑟琳,“现在还想冒险证明自己吗?”

    凯瑟琳此刻已经清醒,她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有些后怕地摇了摇头,“我是怎么了?”

    “你中了自杀暗示那样的灵魂魔法。”乐芙兰解释道,自杀暗示是一种迷惑性和隐蔽性极高的高阶幻术,其迷惑性在于受害者将表现地极其厌生并不断进行自杀行为。令人往往只注意到其厌世的心态而不会想到魔法。至于隐蔽性。如果不是高阶亡灵法师或者红衣教主这种等级的光明魔法师,对精神系魔法的升级——灵魂魔法有初步掌握,没有人能察觉出它的异样。而就算红衣教主,能发现情况也必须实现事情才行。

    而凯瑟琳中的魔法和这个类似,不同的是它不会让受害者直接自杀,而是驱使受害者去做心中认为致命而冒险的事情,这样一来魔法的迷惑性已经高到连乐芙兰都险些失算。

    好在,这暗示魔法显然是夹杂在影响了这片区域的亡灵魔法阵中的子魔法阵产生魔法瘴气的影响。并非针对凯瑟琳。

    凯瑟琳感到后怕。

    “那封鎏会不会有危险!”

    乐芙兰肯定地摇了摇头,“放心吧。这么微量的魔法瘴气刚入小鬼体内,就送火葬场去了。”

    盗天神功可以量化并具化一切存在,理论是自然也能以各种情绪或情绪助燃剂为柴火,烧成木碳后储备起等需要的时候用。当然,这么美好的想法自然也是封鎏脑洞之一,他在体内炼成了这样的“锅炉”,但只能将相对平缓地痛苦或哀伤等等化作燃料,稍微激动到拍桌子级的情绪就会让这锅炉爆炸了,因而直到目前烧出来的木炭量……不过像这种慢性干扰性的魔法元素一进封鎏体内肯定是赶拉赶地就火葬了。

    凯瑟琳松了口气,看到一旁被乐芙兰按着脑袋狠狠检查一遍后什么事都没有的蔚的一脸茫然,又不由奇怪为何只有自己中招。

    “我有过专门的反暗示训练……至于蔚……”

    其实中招的恐怕不仅仅是她,乐芙兰想到了半路上遇到的锐雯那鲁莽地劲头……但同样鲁莽行事的蔚却没啥影响,看来这灵魂暗示非常精妙,太过头脑简单的没事,因为脑袋里没什么思维矛盾导致这些魔法瘴气顺着思维流动形不成气候,就好像流水不腐一样——这根本和号称野蛮人克星的精神魔法的宗旨相违背——反倒是多心的容易中招。

    这魔法瘴气的威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乐芙兰谨慎起见再次用灵魂石强化之后告之了封鎏这个情况,而此时,封鎏却已经来到了他的目的地——一个被亡灵层层叠叠包围了的山谷!

    妈了个蛋的不愧是尸海著称的亡灵系法师,他封鎏一个亡灵工厂毁灭掉那么多亡灵,却没想到还远不是巫妖的全部!在亡灵海最边缘的封鎏看到两个不一样的身影,被几只异常块头高大的亡灵保护着,他敏锐地知道这恐怕就是巫妖的分身——都不知道躲避一下,灵魂分身的缺点真是一目了然啊。

    而此刻,锐雯就在那亡灵海中!

    ……

    封鎏再一次见识到了锐雯的刃——放逐之锋,厚实而强悍。他突然想到了家里的斩骨刀,那把总是被他磨的又锋又厉的刀,在切无论再强韧的肉筋时都那般摧枯拉朽。或是在挥刀剁骨时,封鎏总觉得,好像从厨窗溜进的阳光在刀锋一抹而出的森寒能透过灵魂的窗口直入心田,激发他内心深处的某种冲动,令手起刀落骨肉分离间盎然起别样的快感,回味,而无穷。

    “闲聊的时间,已经结束了。”

    战士的手这一刻轻抚过刀背,碧绿的符文如音符跳动,仿佛无尽的尸海燃起的不是锐雯的恐惧,而是她无尽的斗之火!

    这仿若情人间爱抚的动作在这一刹那落入封鎏眼中,让他又想到了乐芙兰的餐刀,切牛排用的那种,精细而小巧。

章节目录

英雄联盟之异世召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召唤师的荣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召唤师的荣耀并收藏英雄联盟之异世召唤最新章节